字体-
字体+

    “池、池少,我听说你的名字很久了,很高兴能见到你……”一抹倩丽的人影,悄无声息的靠近严承池的身边,娇羞的开口。

    “……”严承池扫了一眼突然出现在他面前的女人,皱了皱眉,转身准备离开。

    “池少,我叫王晴,我……”

    好不容易才鼓起勇气上来打招呼的女人,一见严承池连话都没有跟她说就要走,再一看周围全是嘲笑的目光,她脑子里,蓦地闪过刚才严承池扶了夏长悦一把的画面。

    她把心一横,整个人也朝着严承池扑了过去。

    “啊——”

    千钧一发的时候,严承池眸光一暗,微微侧开身。

    王晴直接扑到了地上……

    宴会厅里,立时爆发出一阵倒下的声音。

    倒在地上的王晴还来不及反应,为什么同样的招数严承池会抱住夏长悦,她却跌了个狗吃屎,就发现整个宴会厅都安静的有些诡异。

    她缓缓的抬起头,才发现,她手里的红酒杯不知道什么时候从手里松开了。

    杯子掉在地上,没有碎,可是里面的红酒,却溅了严承池一身……

    王晴浑身一抖,眼底的娇羞,立时变成了惊恐。

    她顾不上疼痛,立马从地上爬了起来,“池少,我不是故意的……我只是……”

    女人的话还没有说完,宴会厅的保全已经收到通知,迅速的上前,将她架起来,“请”出了宴会厅。

    “池少,休息室在二楼。”金特助大步的走到严承池身边,恭敬的说道。

    严承池往夏长悦的方向看了一眼,才敛起眸,提步往楼上走。

    高大的身影,很快消失在宴会厅里。

    “一个三流的小明星,居然都敢往池少眼前凑,活该被丢出去。”宴会厅里,很快又恢复了活跃,有人压低了声音在议论。

    “你们是没有看见,她刚才那狼狈的样子,我真是要笑死了。”

    “是池少大肚,不跟她计较,不然她弄脏了池少的衣服,就不止是被丢出去那么简单了……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夏长悦站在角落里,还没有从刚才那一幕突变中回过神,听见周围的讨论,目光又看向了刚才严承池站过的地方。

    那里已经换了人,只有地上淡淡的酒渍,提醒着大家刚才发生了什么。

    “池少的休息室在二楼,你们说,会不会有人趁机偷偷溜上去呀?”有一道细碎的声音,传进夏长悦的耳朵里。

    她神经微微一紧。

    “你想什么呢?刚才那个女人的下场你没看见?”

    “富贵险中求嘛,你看看这宴会厅里少了多少人?你以为那些女人都是去上洗手间了?我看没准就是偷溜上楼了……”

    严承池现在在休息室换衣服,如果有人上去,那不是……

    夏长悦端着酒杯的手,蓦地一紧。

    只要一想到有人主动去敲严承池的门,她的胸口就莫名的喘不过气。

    严承池刚才喝了不少酒,万一醉糊涂了……

    她浑身一个激灵,将酒杯放下,鬼使神差的出了宴会厅,朝着休息室的方向走过去…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