字体-
字体+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被小家伙像个大人一样盯着,夏长悦有些头皮发麻。

    像是心事被人发现,囧囧的抱着瀚瀚走到沙发放下,自己也跟着坐到他身边,摸着他粉嫩的小脸。

    看着他跟严承池如出一辙的小脸,她恍惚有种看见缩小版严承池的错觉。

    “也不算心事,我只是在想,如果有人帮了你,你是不是要跟那个人说声谢谢?”

    “这个算问题咩?”瀚瀚眨巴着黑漆漆的大眼睛,一脸不敢置信的看着她。

    “可如果你不确定是不是那个人帮了你呢?”夏长悦咬了咬唇。

    “那就问他呀,问了不就知道了?”瀚瀚软乎乎的小身子往沙发上一滚,嘟哝,“大人真是奇怪,明明一句话就问清楚的事情,为什么要变成心事……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夏长悦被噎的说不出话。

    她为什么要跟一个三岁的孩子讨论人生?还被教训了……

    “喏,手机借你,想问什么,就打电话问。”小家伙蓦地将自己的儿童手机塞进她手里,催促道。

    黑漆漆的大眼睛里,充满了狡黠的光芒。

    他现在只想知道,到底是谁,在小悦悦心里居然比他还重要,让小悦悦冷不丁的把他关在门外面了。

    他要跟那个人决斗!

    “……”夏长悦盯着掌心里的手机,眸光微微怔了怔,旋即,又恢复了清明。

    将手机还给了小家伙。

    “不用问了,应该只是我想多了,他不会专程帮我,我去给瀚哥哥做饭。”

    她的身影消失在客厅里,留下一个回不过神的小糯米团子。

    半响,才抱着手机往沙发上一倒,心酸的给严承池发微信语音。

    “完蛋了,小悦悦有喜欢的人了,她居然会害羞……”

    -

    严氏集团。

    总裁办公室。

    严承池刚坐到办公桌前,手机就响起了一道低低的提示音。

    他拿出手机,走到窗边,才打开微信。

    “完蛋了,小悦悦有喜欢的人了,她居然会害羞……”瀚瀚可怜兮兮的声音,从手机里传出来。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严承池拿着手机的手一紧,手背青筋泛起,几乎要将手机捏碎。

    眼前闪过夏长悦娇美的脸庞,染上绯红的模样……

    妖冶的子瞳,闪烁着冷戾的光芒。

    良久,才从牙关里,挤出一个字,“谁?”

    “不知道,小悦悦不肯当着瀚瀚大王的面给野男人打电话!”小家伙气愤无比的声音,清晰的从手机传出来。

    也就是连小家伙也不知道了……

    严承池眸光一敛,长指在窗台上轻轻的点了点,“我会帮你查,不过有新的消息,你也要告诉我。”

    “成交!”瀚瀚果断的把夏长悦卖了。

    “叩叩——”办公室的门,蓦地响了。

    严承池将手机放进口袋里,转身走回了办公桌前坐下,冷冷的启唇,“进来。”

    “总裁,这是《一生挚爱》剧组送来的邀请函,邀请你去参加剧组的杀青仪式和庆功晚宴,需要替你回绝吗?”

    秘书拿着邀请函,走到办公桌前,恭敬的问道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