字体-
字体+

    “砰——”

    夏长悦的力气很大,一下就将门给推到底,抬起头,看见空荡荡的包间,娇小的身体愣住了。

    向枫和助手也很快的跟了上来,看见包间里的场景,连忙趁着有人来之前,重新将门关上,拉着发怔的夏长悦走到旁边。

    “到底怎么回事?你在找什么人?”向枫双手抓着夏长悦的肩膀,看着她出神的样子,微微拧起眉。

    “怎么会没有人……”夏长悦喃喃自语。

    “什么人?”向枫眸光闪了闪,让助手下去打听,隔壁包间,刚才坐着的客人。

    等助手离开,向枫才启唇,“长悦,你是不是发现什么了?”

    “只是猜测,陈达的反应太奇怪了,就像上次的江明娜……”

    明明想要针对她,最后却都倒戈帮了她。

    夏长悦咬住唇,脸色有些白。

    “你是觉得,有人在暗中帮我们?”向枫向来是个清明的人,夏长悦稍微一提,他就明白了她的想法。

    略一停顿,才开口,“有件事,我一直没有告诉你,没有电视台愿意跟我们合作,一部分是真的担心风险,可更多的原因,是因为江家在背后打点关系,想要封杀我们剧组。”

    往往他刚联系好一个电视台,对方刚表现出兴趣想要继续谈,第二天也会打电话取消会面。

    一次是巧合,几次下来,向枫再不谙商场的规则,也明白背后该是有人在搞鬼。

    只稍微打听一下,就查到了幕后主使。

    “这是严氏集团投资的电视剧,江明娜也太大胆了!”夏长悦气结。

    “对严氏集团而言,这不过是个再普通的投资,无关痛痒,甚至都入不了严承池的眼,不至于跟江家撕破脸,对我们而言,拍出一部没有电视台愿意承接的剧,却是致命一击。”

    江明娜除了大胆,还很恶毒。

    “她只是想针对我,却连累了整个剧组。”夏长悦眸光暗了暗。

    “别多想,你既然是剧组的人,我们就是一体的,更何况,既然三番几次都有人帮了你,焉不知你才是我们剧组的福星。”

    向枫拍了拍她的肩膀,一语双关的说道。

    想要说什么,张了张嘴,最后却没有说。

    回想起刚才陈达的反应,如果真的是有人帮了他们,那也是冲夏长悦来的吧?

    “走吧,我送你回去。”向枫淡淡的启唇,看着喝了酒,脸颊有些绯红的夏长悦。

    “不用了,我想在附近走走,透透气。”夏长悦说着,已经先提步出了饭店。

    迎面吹来的风,透着丝丝凉意。

    吹散了一丝酒气,也让她的脑子更加清醒了。

    说不上是冲动还是别的原因,夏长悦走到路边,突然拿出手机,拨通了严承池的电话。

    看着电话打通了,她的心脏忽然提到了嗓子眼。

    她是疯了吗?

    居然就这样给严承池打电话,万一他接起来了,她要说什么?

    直接问他有没有帮她吗?他会不会又骂她自作多情?

    夏长悦正手忙脚乱的准备挂掉电话,电话却在这个时候被人接了起来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