字体-
字体+

    严承池的警告还在耳边,别说握握小手了,现在就是让他碰夏长悦一根头发丝,他都没那个胆……

    “……”夏长悦看了一眼对她诚惶诚恐的陈达,又看着倒在地上都忘了爬起来,一身狼狈的江明娜,有一种熟悉的感觉,掠过心头。

    她怎么觉得这一幕,似曾相似?

    “夏小姐,你还有没有别的吩咐?要是没有,我就先回电视台,让他们排期了?”陈达毕恭毕敬的问道。

    “没有了……”夏长悦看着前后像换了一个人一样的陈达,那种感觉更加强烈了。

    可是她一时又想不起来,到底是哪里熟悉,只觉得蹊跷。

    瞥见江明娜伸手抱住陈达大腿,不让他丢下自己的时候,夏长悦才猛地想起来。

    她蓦地走到前面,伸手拦住陈达。

    “陈总监,我能问一下,你刚才出去做什么了吗?”

    “这……”陈达一脸紧张,看着眼前的夏长悦,哪里还有心情欣赏美女,只觉得是张催命符。

    “夏编剧,是哪里不对吗?”向枫走上前,看了一眼脸色有些发白的夏长悦,目光落到一脸心虚的陈达身上,也微微皱了皱眉。

    “合约没有问题,我只是觉得他的态度变化的太快了,就像上次……”夏长悦不知道是不是自己的错觉,咬住唇。

    就像上次记者发布会。

    就在他们做好了最坏打算,准备放出剪辑片两败俱伤的时候,江明娜却突然出现了。

    这次也是一样,她那杯酒往江明娜脸上泼的时候,他们其实已经决定放弃跟陈达合作的可能。

    可陈达只是突然离开了一下,再回来时,看她的眼神却明显变了。

    说是换了一个人,都不为过……

    上次是因为严承池去了发布会,那么这次呢?他也来了吗?

    这个想法在夏长悦的脑海里闪过,她身体微微一僵,像是魔障了一样,扭头四处在饭店里找了起来。

    “夏编剧,你在找什么?”向枫和助手,都有些疑惑的看着她。

    夏长悦充耳不闻,一间一间的找过去,刚要推开隔壁包间的门,就有服务员上前阻止。

    “夏小姐,不好意思,基于对客人**的保护,你不能这样进去。”

    夏长悦进不去别的包间找人,扭头走回陈达面前,“你刚才见了什么人?是不是他让你跟我们签约?他现在在哪里?”

    “夏、夏编剧在说什么,我听不懂。”陈达硬着头皮回答。

    虽然严承池没有让他隐瞒,可严承池既然没有光明正大出现,就意味着不想让太多人知道这件事。

    陈达是打死都不敢多说一个字。

    “夏编剧,合约已经签好了,小的就先走了。”陈达挣脱不开撒泼的江明娜,索性拖起她,一起出了饭店。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夏长悦看着明显在心虚的陈达,心口莫名的传来一阵悸动。

    他来了,对不对?

    夏长悦眼底掠过一抹坚定的光芒,转过身,趁着服务员不注意的时候,猛地小跑上去,一下推开了隔壁包间的门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