字体-
字体+

    严承池接过账单扫了一眼,没有签字就递回去给了服务员,看向夏长悦,薄唇微启,“今天不用挂我的账,她请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夏长悦身体一僵,错愕的抬头看他。

    “有问题?”严承池冷冷的睨了她一眼。

    “……”当然有问题!

    虽然说今天他是来剧组视察,照理说,剧组方面也该准备宴席招待他,可问题是,不能以她的私人名义,否则,怎么报销呀?

    夏长悦看向服务员放到她面前的账单,只是一眼,差点没从椅子上滑下去。

    见鬼呀!

    他们才两个人,是吃了十个人的饭菜吗,居然这么贵!

    夏长悦的心头在滴血,抬头看了一眼老神在在,压根没打算付钱的严承池,在心里狠狠唾弃了他一顿,才心不甘情不愿的从包里翻出卡。

    “我刷卡,谢谢。”

    “两位请稍等。”服务员立时接过卡,转身下去。

    严承池一直在静静的看着她的反应,瞥见她心痛的表情,他眸光微微闪动。

    放在桌子上的手,蓦地握紧。

    她既然跟安辰旭在一起,不应该缺这点小钱,只是付个账而已,她的反应像是被人从身上割了一块肉。

    除非,她根本没有拿过安辰旭的钱……

    “夏小姐,麻烦你签个名。”服务员很快将小票送了上来,递给夏长悦。

    夏长悦好不容易平静的小心脏,又开始抽搐了。

    严承池一顿就吃了她一个月的伙食费,不带这样欺负人的,要是回剧组向枫不给她报销,她得喝一个月的白开水了……

    “嗡嗡——”手机响了。

    夏长悦怔了怔,低头看了一眼,发现不是她的手机。

    一抬头,就见严承池已经接起电话。

    不知道电话那头的人是谁,只听见他说了一句,“我知道了,现在就回去。”然后就挂了。

    “你有事就先走,我可以自己回剧组。”夏长悦轻声的开口。

    “我先送你回去,顺路。”严承池淡漠的启唇,从座位上站了起来,提步朝着餐厅外迈去。

    夏长悦跟在他后面,忍不住冲着他做了个鬼脸。

    送她就送她,为什么非要加顺路,好像多委屈似的。

    下一秒,严承池却像是察觉到什么,蓦地回头看她。

    夏长悦吓得差点一个趔趄从楼梯上滚下去,伸手扶住扶手,尴尬的冲着他笑。

    “……”严承池皱了皱眉,径直的出了餐厅,上了车。

    夏长悦连忙追上他的脚步,坐到副驾驶座。

    正准备系安全带,一只强健的手臂,已经越过她的身体,替她扣上安全带。

    他伟岸的身躯,压在她的上方,两个人的胸口,几乎是挨在一起。

    夏长悦甚至能感觉到他的心跳声……

    她的心跳,漏跳了半拍,看着眼前的男人,连呼吸都忘记了。

    就这么呆呆的看着他。

    他黑眸深邃,也只是垂眸,静静的看着她。

    几次翕动了唇瓣,似乎要问什么,又没有问,最后,冷冷的撤身,退回了座位上。

    发动车子,开向剧组的方向。

    一路上,他都没有再开口说话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