字体-
字体+

    “夏编剧,这是向导让我给你送过来的有关电视台的资料,你有时间的话,可以提前看一下。”助手将资料递给夏长悦,继续解释。

    “从电视台能给出的价格,还有他们的观众群年龄层来看,这几个电视台都很适合我们的新剧,投资商方面也没有意见,向导希望明天谈判的时候,你能陪他一起去。”

    “好,我知道了。”夏长悦接过资料,看了一眼,才收到包里。

    出了会议室。

    一晚上,她都在熟悉电视台的资料,就连有快递给小家伙送包裹来,她都忘了问。

    只是替他签收了,就放到一边。

    看着小家伙神秘兮兮的背着她,跑到阳台去拆包裹,她终于意识到有点不对劲。

    “瀚哥哥,谁给你寄的东西?”

    夏长悦刚放下资料走到阳台,就发现小家伙已经把东西都藏好了,朝着她摆摆手。

    “没什么,就是一张卡片。”

    一张超级黑金卡,嗯,瀚瀚大王是好孩子,没有说谎。

    不要密码,可以随便刷的黑金卡,野男人也太大方了,这种爸爸,他突然好喜欢……

    “……”夏长悦盯着眼前两只眼睛都开始冒星星的小家伙,只觉得脊背发凉。

    将他抱了起来,坐到沙发上,一脸认真的身前看着他粉雕玉琢的小脸。

    “瀚哥哥,妈妈虽然不反对早恋,但是你现在还太小了,就是有小女生给你寄小卡片情书之类的,你也要把持住,不要去祸害别人……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小悦悦,你真的是我亲妈咩?

    淳淳的教导完儿子,夏长悦又重新抱着资料继续啃。

    等她将向枫准备的资料全部看完,已经过了凌晨,想到第二天还要跟向枫去谈判,她连忙洗洗,就爬到床上睡了。

    完全没有注意到,被窝里,某只收到黑金卡的小妖孽还激动的睡不着,正琢磨着要找什么机会土豪一把……

    不行,他得先改个朋友圈表达一下自己激动的心情……

    -

    某大饭店前。

    夏长悦下了车,就提步朝着站在门口的向枫大步的走了过去。

    “本来这种事情,你可以不用来的,只是关于剧本结局的事情,我还是希望由你来解释,更有把握一些。”

    向枫接过她手上的电脑包,递给助手。

    “没关系,我也是剧组的人,责无旁贷。”夏长悦冲着他微微一笑,跟着他往里走。

    等他们进了饭店,才发现提前约好的电视台负责人还没有到。

    “或许是路上堵车,先点喝的。”向枫很从容的让服务员拿来菜单。

    夏长悦喝着果汁,一直静静的等着,她是第一次出席这种场合,有些紧张,也有些期待,更多是抱着学习的态度。

    可他们等了快半个小时,电视台的负责人,还是迟迟没有出现。

    “向导,是不是要打个电话催一下?”助手的话音刚落下,就见一个微胖的中年男人朝着他们走了过来。

    颠着脸上的横肉,开口就不客气的问道,“你们就是《一生挚爱》剧组的导演和编剧?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