字体-
字体+

    “好了。”男人清冷的声音,缓缓的在车子里响起。

    夏长悦扭过头,只见他已经换好了衣服,又恢复了高冷尊贵的模样。

    妖魅的脸庞上,没有丝毫表情,只是淡漠的看了她一眼,又敛起眸,发动了车子,驶离停车场。

    一路上,严承池都没有开口说话,他不说话,夏长悦也不敢多嘴,安静的坐在副驾驶座。

    不敢扭头看他,就扭头看向窗外,从车窗的玻璃上,能看见他模糊的身影。

    她不自觉的伸出手,在车窗上勾画起他的轮廓……

    “唰——”车子在剧组后门停下。

    “到了。”严承池坐在驾驶座上,没有要下车给她开车的意思,只是扭头看她。

    “……谢谢。”夏长悦一下从车窗上缩回手,带着被人发现的羞窘,连忙推开车门,转身就往剧组里跑。

    严承池的目光,一直看着她的身影,直到她消失在视线里。

    他敛起眸,看向副驾驶座的车窗上。

    那里,还留着她浅浅的指纹,指尖勾勒出来模糊的轮廓,像是一个人影……

    严承池斜靠到车座上,单手支着头,凝望着车窗上模糊的轮廓,眼前掠过的,是她描绘他影子时,认真的模样。

    只有她会以为,她一路上这么从车窗里盯着他看,他会察觉不到。

    窗外,又淅淅沥沥的下起雨。

    严承池没有急着开车离开,反而降下车窗,看着窗外越来越大的雨点,眼前闪过的,是四年前他们还在一起时的画面。

    她的简单、纯真,甚至羞涩时的模样,都像烙印一样,深深的刻在他的脑海里……

    他笃定他们会一辈子在一起,原本没想要这么快逾越最后一步,怕吓着她。

    可当她扑到他身上,担心他着凉急着要替他扯掉湿衣服的时候,他的眼里心里,只剩下她的一颦一笑……

    “悦,别怕。”严承池嘶哑的声音,连他自己都微微怔住了。

    盯着在他怀里娇艳如花待采撷的人儿,一双妖冶的子瞳,如同被冥火淬炼过,充满魔魅。

    倒映着她羞怯又不安的小脸。

    他想等,又隐隐快等不住了。

    “是你,我就不怕……”她如蝇蚊般的声音,呐呐的响在他的耳边。

    他只呆滞了一秒,脑海中那根名为理智的弦,就彻底崩断了……

    事后,她趴在他怀里,手指头一直在涂涂画画。

    他以为她是不安,抓住了她的手,拉到唇边亲吻,承诺他一定会负责,他们会一直在一起。

    她却抽回自己的手,继续在他的胸口移动,“我要在你的心上刻下我的样子,这样,就不用担心,你有一天会忘了我……”

    严承池敛起眸,窗外的雨势越来越大,仿佛也在冲刷着他的记忆。

    他抓着方向盘的手,无声的收紧。

    嘴角勾起讽刺的笑容。

    一个人的演技,怎么就能那么好?

    好到让他对曾经美好的一切信以为真,到最后却发现只是一场梦。

    她离开他时,可曾有一秒还记得,她已经在他心上,刻下了她的样子……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ps:还有两章,一点钟左右更新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