字体-
字体+

    回想起那一天的场景,夏长悦脸颊微红,明明是雨天,她却像是被太阳晒着,全身都变得滚烫。

    那一天的画面,她这辈子都忘不了。

    忘不了他的温柔和疼惜,忘不了他事后将她抱在怀里,低喃着他们一定会在一起一辈子……

    可一辈子太长,他们却在半路就走散了……

    夏长悦眨了眨眼睛,眼神变得有些迷离。

    盯着眼前的水雾,看着身边给她撑伞的男人,盯着他湿掉的肩膀,仿佛一瞬间回到了四年前。

    他依旧还是那个将她捧在掌心里的严承池……

    “上车。”一道低沉的声音在耳边响起。

    夏长悦猛地回过神,才发现他们已经走到停车场,严承池拉开了车门,正凝视着久久没有反应的她。

    夏长悦一怔,旋即,迅速的弯腰钻进了车子里。

    “砰——”

    严承池关上车门,绕到驾驶座,迈了进去。

    一坐下来,就见夏长悦抱着车里的一盒抽纸,正眼巴巴的看着他湿掉的半条衬衫。

    “你要不要先擦一下,湿太多了,这样容易着凉。”夏长悦看着他还在滴水的手臂,再看一眼干爽的自己,说不出的愧疚爬上心头。

    “车后座上,有可以换的衬衫。”严承池瞥了一眼她递上来的纸巾,越过她的手臂,从后面拎出来一个盒子。

    是特助替他准备的衣服。

    夏长悦看着他从盒子里拿出衬衫,脸色微窘。

    原来他刚才这么用心替她挡雨,是因为知道车上有衣服可以换?

    她又自作多情了……

    瞥见严承池在解自己衬衫的纽扣,夏长悦身体微微一僵,眼睛直勾勾的盯着他的胸膛……

    想要继续看,又觉得不对,要移开目光,又忍不住想要看……

    手心紧张的捏了一把汗,用力的咬着唇。

    最后,看见他修长的手指停在第三颗纽扣上不动了,她还暗暗在着急。

    脱呀,怎么停住了?再看他解两颗纽扣,她就忍住不看了……

    等了好几秒,严承池的手指都没有再动,车厢里的气氛,弥漫着一股说不出的感觉。

    夏长悦猛地回过神,嚯的抬起头,对上他探究的目光,白皙的脸庞,瞬间爆红。

    忙不迭的转过身,伸手掐了自己的大腿一把,暗暗的在心里懊恼。

    她居然就这么盯着他的胸口看,还不知道严承池会怎么想她……

    想到刚才的画面,夏长悦忍不住屏住了呼吸,将视线移向窗外,努力的转移注意力。

    外面的雨,不知道什么时候变小了。

    车窗上,原本布满的水帘渐渐的消失了,倒映在车窗上的,是身后的男人,将衬衫脱了之后,露出的精干身材。

    结实的胸膛,线条流畅的腹肌……

    仿佛最完美的雕塑,从哪一个角度,都挑不出毛病。

    夏长悦呆呆的看着,用力的咽了咽口水……

    等她意识到自己在做什么,连忙伸手捂住了眼睛,往车垫上一靠。

    她是怎么了?

    他不就是替她挡了一点雨,她就以为他们可以回到四年前吗?

    他早就不是她可以肖想的人了…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