字体-
字体+

    她很缺钱,不止是她缺钱,就连她的儿子,也缺钱……

    安辰旭到底是怎么照顾他们母子的?

    “你有自己的私人账户吗?”严承池微微顿了顿,才缓缓的启唇。

    问完,又觉得自己白问了。

    三岁的孩子,他怎么可能有自己的私人账户。

    严承池想了想,重新开口,“我知道了,我会让人给你送一份礼物。”

    他刚要按下内线,准备让秘书进来,想起还睡在他沙发上的夏长悦,挂断了电话。

    高大的身躯,从办公桌前站起来,提步出了办公室。

    将写了夏长悦公寓地址的纸条连同一张卡递给秘书,薄唇微启,“将我的副卡寄到这个地址,署名给瀚瀚大王。”

    “是。”秘书吓了一跳,诚惶诚恐的接过他手里的黑金卡。

    这可是无限额的透支卡呀……

    -

    夏长悦这一觉,睡得很沉。

    “嗯……”她娇小的身子,在沙发上伸了个懒腰。

    刚要打呵欠,突然想起什么,蓦地从沙发上蹦了起来。

    扭头看了一眼四周,想起自己是在严承池的办公室睡着了,懊恼的恨不得抽自己两耳光。

    可旋即,她就发现了办公室里,清冷的不同寻常。

    偌大的空间里,除了她,好像已经没有第二个人……

    严承池呢?

    夏长悦将办公室里的每个角落都看了一遍,没有看见严承池的身影。

    她刚准备站起身,一件西装外套从她的身上滑了下来。

    她本能的伸手接住,却一眼就认出了,那是严承池的外套。

    他的外套,怎么会在她的身上?

    夏长悦手心微紧,眼底流露出一抹诧异。

    会是他给她盖上外套的吗?

    想起自己是来找严承池说预告片的事情,夏长悦连忙伸手拍了拍脸,从沙发上站起来,往办公室外走。

    “夏小姐,你醒了。”等在门外的秘书看见夏长悦,十分恭敬的问候。

    不等夏长悦开口问,就又解释道,“总裁临时有一个会议要开,吩咐了如果夏小姐醒来,让你在办公室等他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谢谢。”夏长悦喃喃的启唇。

    他又去开会了。

    一天接着一天的开会,他连休息的时间都没有。

    外人只看到他的尊贵强势,却没有人看见,他一步步走到今天,背后付出的努力。

    夏长悦咬着唇,重新走回办公室,再看向他堆满了文件的办公桌,忽然觉得心口发疼。

    从见面到现在,她一直不敢问一句,这四年,他过得好吗?

    “砰——”

    一声微响。

    办公室的门,被人从外面推开。

    夏长悦猛地回过神,一回头,就看见严承池凌厉的身影,正踱步从外面走进来。

    看见他只穿着白衬衫,夏长悦的脑子里,立时闪过刚才盖在她身上的西装外套。

    “对不起,我刚才不小心睡着了……”夏长悦微红着脸,呐呐的开口。

    她很想问,那件外套是不是他给她盖的,可瞥见他冷漠的神情,到嘴边的话,怎么也问不出口。

    就怕再听见他的讥讽……

    “夏编剧如果休息好了,我们现在就来谈谈剧组的预告片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