字体-
字体+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她怎么听出了一种自己要英勇赴死的感觉……

    挂了电话,夏长悦盯着手机屏幕看了半响,心都没有落回去。

    一回头,就瞥见坐在沙发上的小家伙,正睁着水汪汪的大眼睛,伤心的望着她,“小悦悦……”

    “我发誓,我最爱的男生是你。”夏长悦高举着手,走回他身边,将瀚瀚抱进怀里。

    忍不住在他英俊的小脸上亲了一口,“现在,我们给小悦悦最爱的女生打个电话好吗?”

    她已经好几天没有给她的小宝贝打电话了,也不知道小公主想她了没有?

    “她今天跟奶奶去糖果屋了,现在肯定在赖着奶奶给她买糖果,才不会想跟你聊电话。”瀚瀚小嘴一嘟,一脸嫌弃的说道。

    瞥见夏长悦疑惑的目光,他挑了挑英眉,“我中午给她打过电话,她自己说的。”

    瀚瀚眯了眯黑漆漆的大眼睛,想起跟小公主的对话,还憋着一股劲。

    他本来心情不好,想要求安慰来着,结果她居然才接电话,就说不想理他这个连粑粑都搞不定的笨小孩子……

    他还来不及诉苦,她就急着要跟奶奶出门去玩,完全没有考虑他这个哥哥受伤的小心脏。

    “小悦悦,那个小笨蛋,真的不是你捡来的咩?”瀚瀚蹭在夏长悦的怀里,愤愤不平的问道。

    “瀚哥哥,不可以这么说妹妹。”夏长悦捏了捏他的小鼻子,举起三根手指。

    “我发誓,虽然你们不像别的双胞胎长得一模一样,但是你们绝对是从同一个娘胎出来的,茉茉不是笨,她只是比较像妈妈,大智若愚。”

    而瀚瀚,像极了严承池。

    不止长得像,就连父子心性也是……

    想起严承池,夏长悦微微晃了晃神。

    “我又不是真的嫌弃她,就是担心她这么贪吃,以后被小男生用吃的骗走了肿么办?”瀚瀚靠在夏长悦怀里,越想越担心,小眉头都皱到了一起。

    “……”夏长悦看着他绷紧的小俊脸,无奈望天。

    瀚哥哥,小公主才三岁,你现在就开始担心她的终身大事,会不会太早了一点?

    深夜。

    一切都安静下来,夏长悦反而睡不着了。

    一想到第二天要去见严承池,她紧张的天不亮就起来准备。

    预告片她看过了,因为提前跟向枫沟通过她的想法,所以做出来的预告片她很满意。

    就是不知道,严承池会不会也喜欢……

    “瀚哥哥,小悦悦穿这个好看吗?”夏长悦拿了一套相对保守的职业套装,在自己的身上比了比。

    瀚瀚小胖手摸着下巴,像个小大人一样上下打量了一眼。

    旋即,他走到衣柜前,踮着脚尖,从衣柜里,找出了另外一条枚红色的包臀裙。

    刚把裙子塞到夏长悦手里,又转身去找搭配的衣服。

    最后拿了一条白色的衬衣递给她。

    “性感又不暴露,重点是知性,适合开会……”最关键是野男人一定会很喜欢!

    反正瀚瀚大王很喜欢,野男人要是不喜欢,就是他没有眼光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