字体-
字体+

    幼儿园里。

    一个软糯糯的小身子,像是弹簧一样,嘭的从院子里草地上弹了起来。

    小胖手抱着手机,不敢置信的又听了一遍严承池发的语音。

    粉雕玉琢的小脸上,写满了错愕。

    扭头看了一眼自己在的位置,小嘴嘟了嘟嘴,脸一下垮了。

    他居然骗不到野男人?

    野男人居然比他还聪明,瀚瀚大王不开心了……

    小身子往旁边一翻,用力的拔着草,鼓着腮帮子,不想回复信息。

    严承池盯着手机屏幕看了几分钟,都没有等到瀚瀚的回复,嘴角微微上扬。

    看来他猜对了,也得罪小家伙了。

    想象着电话那头,有个软糯糯的小家伙正气鼓鼓的瞪着手机,严承池眼底不自觉的染上笑意。

    没有执着一个答案,他将手机一丢,开车离开了这里。

    -

    比起严承池的淡定,某个鬼灵精怪的小家伙一整天都不淡定了。

    下课的时候,巴巴的在门口等着夏长悦。

    “小悦悦!”一看见夏长悦出现,瀚瀚软糯糯的小身子立马扑上去,小胳膊用力的抱住她的脖子。

    “怎么了?瀚哥哥今天不高兴?”夏长悦抱着他往外走,低头看着他气鼓鼓的小脸。

    上了车,瀚瀚还是不愿意从她怀里出来,一直抱着她不撒手。

    直到回了公寓,夏长悦准备将他放到沙发上,他才突然开口。

    “小悦悦,如果有人比瀚瀚大王还聪明,你最爱的人是不是就不是我了?”小家伙精致的小脸蛋,蹭在她的脖子里,声音闷闷的,透着委屈。

    夏长悦失笑,揉着他的小脑袋,“怎么可能有人比你这个小妖孽还聪明?”

    “小妖孽上面,还有大妖孽咩?”瀚瀚脱口而出。

    话落,又像是察觉到自己说漏嘴了,小胖手捂住嘴,又趴到夏长悦的怀里。

    “……”大妖孽。

    夏长悦微微怔住了,眼前蓦地闪现出严承池妖魅的脸庞。

    她生命里,唯一真正接触过的妖孽,只有他。

    比起瀚瀚的小聪明,严承池的高智商,已经不是简单的妖孽可以形容。

    瀚瀚就是像他,才聪明的不像个孩子。

    可瀚瀚根本没有机会接触严承池,他口中的大妖孽,怎么可能是他……

    “嗡嗡——”

    包里的手机一响,打断了夏长悦的思路。

    她低头亲了亲瀚瀚的小脸,才拿起手机往阳台走。

    “新剧的预告片出来了,你看看,没有问题的话,明天就可以送到严氏集团,另外,需要你随行,跟他们解释一下剧组主要宣传的方向。”

    向枫的声音,清晰的从电话里传来。

    “我去?你不是导演吗?”夏长悦一愣。

    让她做什么都可以,可是去严氏集团,就意味着会看见严承池……

    夏长悦紧张的握紧了手机。

    “我明天还有拍摄任务,更何况对这个故事最了解的人是你,剧本的结局做了大的调整,你要想办法说服投资商,用最大的优势跟电视台谈价格。”

    向枫说完,微微顿了顿,又开口,“加油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