字体-
字体+

    他怎么好像生气了……

    夏长悦偷偷的瞄了他一眼,吐了吐舌头,一脸的莫名其妙。

    “唰——”车子在剧组的后门停了下来。

    夏长悦自觉的推开车门下车,转过身看他,“谢谢你送我回来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严承池妖冶的子瞳,掠过她娇俏的脸庞,一语不发,重新发动车子离开。

    又是这样阴阳怪气的反应。

    她怎么总觉得他好像要问什么,又忍着没有问的样子?

    “夏编剧,你怎么站在路边发呆,向导正在让人找你。”有剧组的工作人员看见夏长悦,连声的招呼。

    夏长悦一回神,连忙进了剧组。

    -

    “唰——”

    平静的街道上,蓦地开来一辆顶级跑车,停在路边。

    隔着一条街的距离,静静的看着眼前不起眼的小公寓楼。

    车窗落下来,露出男人天怒人怨的俊脸。

    黑色的墨镜,遮挡着了他妖冶的子瞳,他单手压在车窗的边缘,浑身都着森冷的气息。

    五指,无声的握成拳头。

    明明该回集团开会,却不知不觉的将车子开来这里。

    眼前掠过夏长悦娇俏的面容,他眸光一沉。

    刚才只差那么一点点,他几乎要问出口……

    “嗡嗡——嗡嗡——”

    手机一遍一遍的响起。

    严承池扫了一眼,随手丢到副驾驶上。

    蓦地,他眼角的余光捕捉到一抹小身影,像是个小男孩,正背着小背包,软糯糯的小身子正一蹦一蹦的往台阶上走。

    看样子,也只有三岁左右。

    严承池微微一怔,脑子里,蓦地想起了瀚瀚大王。

    鬼使神差般,他嚯的伸手推开车门,朝着马路的另一头走过去。

    刚走了两步,突然变成了红灯。

    严承池眉心一拧,好不容易等到绿灯,走到马路对面时,小男孩的身影已经不见了。

    他眯了眯邪眸,四处扫了一眼。

    身侧的手,微微紧了紧。

    最后,自己都愣住了。

    他是怎么了?

    被夏长悦的儿子影响了吗?

    不过是在夏长悦住的地方看见一个年龄相仿的孩子,都迫不及待的追上来。

    追到了又怎么样?

    那是她的儿子,不是他的……

    严承池眸光一敛,伟岸的身躯一转,重新回到车上。

    从烟盒里摸出一根烟,点燃。

    吸了一口,眯起邪眸。

    脑海里,再闪过刚才看见的那抹小身影时,多了一股说不出的感觉。

    他拿出手机,打开微信。

    “你现在在哪里?”

    “你猜?”瀚瀚回复的很快,还配了几个搞怪的表情。

    “……”严承池皱起眉,刚要说什么,就见小家伙给他发来了一张幼儿园房间的照片。

    房间的小床上,好几个孩子,正酣然入睡。

    他这算是回答他刚才的问题了?

    严承池眸光一敛,薄唇微启,“哪个是你?”

    “你猜,猜中了我就告诉你。”小家伙笑眯眯的说道,像是心情很好。

    “里面没有你。”严承池笃定的启唇。

    这张照片,是站在门口拍的,有一张床空着,严承池看了一眼床上的几个孩子,直觉告诉他,古灵精怪的小家伙不在里面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ps:还有一章,一点更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