字体-
字体+

    他的手,慢慢的垂放了下来,妖冶的子瞳闪烁着诡谲的光芒,蓦地敛起眸,转身离开。

    回到别墅,严承池径直的进了客厅,从酒柜里拿出一瓶酒,给自己倒了满满一杯,一饮而尽。

    烈酒穿喉,烧灼的感觉,暂时麻痹了他的神智。

    他像是迷恋上了这种感觉,一杯接着一杯的喝了起来。

    伟岸的身躯,斜靠在客厅的真皮沙发上,修长的双腿慵懒的交叠。

    他手里端着酒杯端详,深邃的目光,像是要透过杯子,看见什么人……

    “池少,你已经喝多了,再喝下去,恐怕伤身。”一旁的管家忍不住的劝道。

    也不知道自家主子今天怎么了。

    前一趟出去回来,自己打了半天的沙包。

    这一趟出去回来,突然一个人喝起闷酒了。

    可这喝着喝着,突然笑了,到底是好事还是坏事?

    “我的手机呢?把我的手机拿过来。”严承池像是突然记起什么,蓦地启唇。

    他着急的想要从沙发上站起身,高大的身体却晃了晃。

    “手机就在你身边。”管家连忙上前将掉在沙发一旁的手机递给他。

    严承池一把抓过手机,挥手让管家退下,“你不用管我,让我一个人静静。”

    “是。”管家不放心的看了他一眼,恭敬的离开。

    客厅里只剩下严承池一个人,他拿着手机,倒在沙发上。

    打开了微信界面,重复的听着瀚瀚给他发的那段语音。

    酒精让他的头越来越沉,意识渐渐变得模糊,喃喃自语,“夏长悦……没有住在一起……很好……”

    -

    “嗡嗡——”

    手机震动的声音。

    严承池昏昏沉沉在沙发上躺了一夜,骤然被吵醒,伸手按了按发胀的脑袋,伸手抓过手机。

    “总裁,上午的部门会议快开始了,是不是要推迟时间?”秘书不确定的声音,从电话的那天传来。

    “……”严承池皱了皱眉心,移开手机扫了一眼时间。

    上午十点了。

    “推迟半个小时,我马上过去。”严承池丢开手机,蓦地坐起身。

    看见自己身上像咸菜一样的衬衫,他嫌恶的拧起眉。

    伸手一颗一颗的解开纽扣。

    随手丢到了沙发上,转身就进了一楼的浴室。

    等他抵达集团总部,已经是半个小时之后。

    “总裁,各部门主管都已经在会议室等候,这是今天会议要讨论的方案资料。”秘书一看见严承池出现,立时迎上前。

    “可以开始了。”严承池挺拔的身影踱步进入会议室,潇洒的坐下,淡漠的启唇。

    “首先开始的是人事部……”

    会议有条不紊的进行。

    严承池坐着座位上,黑色的西装,让他看起来一丝不苟。

    冷漠的神情,不怒自威。

    微光打在他妖魅的脸庞上,折射出汝瓷的光华,不需要多做什么,他只要一出现,就自然成了众人瞩目的焦点。

    耳边充斥着各部门主管的汇报,他却一个字都没有听进去。

    耳边一直在回响昨天听见的那两段语音。

    她为什么没有跟安辰旭住在一起?