字体-
字体+

    “……”严承池高大的身躯挺直的站着,汗水从他棱角分明的脸庞滑下,滴在地上。

    他手心一紧,五指紧握成拳。

    担心?有什么可担心的。

    她跟安辰旭在一起,还会缺人送吗?

    严承池眸光暗了暗,胸口说不出的烦躁。

    好不容易发泄的怒气,因为小家伙的一句话,瞬间又积压到了心头。

    他抓过手机,没好气的启唇,“她的事情,跟我无关,要送,你应该让安辰旭送。”

    “可是他们一个住在别墅,一个住在公寓,不顺路呀……”小家伙像是在纠结,又像是委屈的声音,清晰的从手机里传出。

    “……”严承池高大的身躯,如遭雷击,猛地僵在原地。

    呆滞了足足一分钟,他才反应过来,自己刚才听见了什么。

    蓦地将刚才那段语音,又重播了一次。

    一次不够。

    两次。

    三次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不知道听了多少次,严承池才终于相信,真的不是他听错了。

    夏长悦没有跟安辰旭住在一起。

    她怎么可能没有跟安辰旭住在一起?

    严承池拿着手机,手不断的收紧,像是要将手机捏碎。

    脑子里,闪过一个又一个的疑问,像是要冲破大脑。

    她当年背叛他,不就是为了跟安辰旭在一起。

    四年了,他们连孩子都有了,却没有结婚,甚至没有住在一起……

    那个孩子,不是安辰旭的儿子吗?

    安家怎么会容忍那个孩子跟着她流落在外面?

    还有安辰旭,那个男人对夏长悦的心思,他比任何人都清楚,最不该让夏长悦带着孩子住在外面的人,就是他……

    到底是哪里出了错?

    严承池缓缓的坐下来,将毛巾丢在椅子上。

    半响,才重新打开手机,拨通了特助的电话,“去查四年前的事情,我要知道为什么这四年来,夏长悦没有跟安辰旭在一起。”

    挂了电话,严承池转身往别墅里走。

    一回到房间,就进了浴室。

    冷水浇在脸上,水珠顺着他完美无缺的脸庞,顺流而下,滑过结实的胸膛,诱人的腹肌……

    冰冷的触感,让他的神智越发的清醒。

    瀚瀚的语音,又一次响在他的耳旁。

    “你有去小悦悦的宴会咩?可不可以帮我送小悦悦回家,太晚了,小悦悦一个人,瀚瀚大王会担心喔!”

    “可是他们一个住在别墅,一个住在公寓,不顺路呀……”

    她是一个人去宴会,只是在宴会上遇见了安辰旭。

    这个认知,让严承池手心一紧。

    他蓦地伸出手,关掉了花洒,出了浴室。

    很快换好衣服,抓了车钥匙,就出了别墅。

    一路飙车重新回到了宴会的山庄。

    “严总,你来晚了,夏小姐刚刚已经离开了,是向导亲自吩咐司机送她回去的,现在已经不在山庄里。”侍应听见严承池的来意,恭敬的回答。

    “……”她刚刚离开了。

    严承池眸光暗了暗,转过身,刚要离开山庄,却瞥见向枫端着一杯红酒朝着他走来。

    “池少既然来了,不喝一杯再走吗?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