字体-
字体+

    严承池眸光一冷,伟岸的身躯一转,大步的往场外走。

    “严承池……”夏长悦一转身,就瞥见一抹熟悉的身影,怔了怔。

    是她眼花了吗?

    严承池怎么会在这里?

    虽然他是剧组最大的投资商,可是他工作这么忙,一个剧组导演的生日宴,他怎么会出席……

    等夏长悦回过神,严承池高大身躯已经快走出会场。

    她连忙将手里的酒杯放下,朝着他小跑过去。

    一口气跑到他面前。

    看清眼前的人真的是严承池,先是错愕的瞪直了眼睛,对上他阴鸷的邪眸,先是缩了缩脖子,旋即,才开口。

    “那个、上次发布会的事情,谢谢你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“我知道现场的保镖是你派来的,还有江明娜……”

    “说够了没有?”一道森冷的声音,蓦地打断了夏长悦的话。

    严承池伟岸的身躯往前一步,逼近她身边,将她逼到旁边的花架上。

    伸手掐住她巴掌大的小脸,眸光发暗。

    她到底有什么好,让他明明恨之入骨,看见她在发布会上被记者围攻,却忍不住帮她。

    可她呢?

    前一秒还跟安辰旭亲密的站在一起,一转眼,却拦在了他面前。

    她的道谢,就像是一种讽刺,只让他觉得难堪!

    严承池薄唇微启,一字一顿,“这是严氏集团投资的新剧,我只在乎集团利益,一个为了钱可以出卖自己的女人,你有什么值得我帮你?”

    他收回手,拿出手帕,将碰过她的每一根手指,都仔细擦过。

    将手帕丢掉,没有再看她一眼,提步离开。

    “……”夏长悦身体僵硬的站着,双眼呆滞的看着脚边的手帕,久久回不过神。

    他的话,一直在她的耳边回响。

    她的眼眶蓦地发红……

    -

    “砰——”

    严承池回到车上,一拳砸在方向盘上。

    用尽全力的一拳,像是发泄着什么。

    他敛起眸,发动车子,一踩油门,跑车像离弦的箭矢,一下就冲出了马路。

    车子回到别墅。

    一停下来,严承池就推开车门,大步的往里走。

    一边走,一边解着衬衫袖口的纽扣。

    径直的进了别墅后方的拳击场。

    一个人对着沙包,挥汗如雨。

    眼前,不停的浮现着夏长悦跟安辰旭站在一起的画面,他拳头一狠,雷霆万钧的一拳,几乎要将沙包击穿。

    足足打了一个小时,才筋疲力尽的停了下来。

    走到场边,拿毛巾擦汗。

    “池少,你的手机一直在响,像是有急事。”管家走上前,恭敬的回禀。

    “……”严承池黑眸幽深,从管家手里接过手机,点开屏幕。

    直接略过了上面的未接来电,目光定在一条微信消息上。

    是瀚瀚发来的。

    小家伙消失了这么长时间,又主动联系他了。

    严承池手心一紧,想起宴会上那一幕,他现在根本不想跟这个孩子有任何联络。

    他将手机往椅子上一丢,手指却不经意的点开了那条语音。

    小家伙稚嫩的声音,从手机里传出。

    “你有去小悦悦的宴会咩?可不可以帮我送小悦悦回家,太晚了,小悦悦一个人,瀚瀚大王会担心喔!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