字体-
字体+

    一路上,他都走的很快,完全没有注意到身后有人在跟着自己。

    一直到,她突然蹦到他面前,气鼓鼓的朝着他吼道。

    “严承池,我喜欢你,你为什么不能也喜欢我?”她白皙的小脸上,透着一丝愤怒,狠狠的瞪着他。

    “……”他心口一窒,面对她的质问,他只是木纳的站着。

    然后,就是舍友的起哄。

    到后面,周围的人也都开始起哄。

    看见她去搬小板凳那一瞬间,他的脑子里只剩下一片空白。

    她站在他面前的时候,他只觉得心跳起伏的比他生命里任何一个时刻都快,快要超出他的负荷。

    他能闻到她身上淡淡的馨香,就像最危险的毒药,让他一碰就上瘾。

    昏暗的光线里,他的脖子慢慢的变红,然后是脸……

    他甚至觉得,自己整个人都要烧起来了。

    就在她快要亲到他的时候,他的眸光却微微一闪,突然伸手抓住了她的肩膀。

    旋即,往后退了一步,避开了她的亲吻。

    下一秒,转身离开。

    脚步很快,也很凌乱,几乎是落荒而逃。

    那一晚,他一个人跑到操场,绕着操场,跑了一圈又一圈。

    累到瘫在地上的那一刻,她的一颦一笑,都清晰的浮现在他的脑海里。

    她问他为什么不能喜欢她,却不知道,他早就沦陷了……

    -

    “谢谢。”夏长悦见他没有动作,伸手想要接过手帕,严承池却没有放手。

    他灼灼的目光,牢牢的盯着她的樱唇。

    仿佛陷入了什么魔障,执拗的替她擦着嘴,一下比一下温柔。

    对上夏长悦错愕的目光,他像是突然意识到自己做了什么,下一秒,蓦地松手,将手帕丢到桌子上,转身离开。

    “……”夏长悦呆呆的看着他高大的背影,久久都回不过神。

    就像是四年前的那一幕,又重新回到眼前。

    她当时看着他离开的背影,失落的拿出笔记本写上:第三十二次告白失败……

    想象着他到底什么时候才会答应跟她在一起?

    可那一次,却是她最后一次跟他告白……

    夏长悦回过神,连忙起身结账,追了出去。

    走到路边,就瞥见严承池挺拔的身影斜靠在车头,冷漠的抽着烟。

    路灯下,橘色的光芒仿佛在他的身上度了一层圣光,高贵、桀骜,不可一世。

    淡淡的烟雾,缭绕在他的脸庞,将他妖魅的五官,勾勒着越发深邃。

    妖冶的子瞳,如鹰隼般,盯着她的方向,眼底的幽光,隐晦不明。

    他没有丢下她。

    夏长悦心口蓦地一暖,小碎步朝着他跑过去。

    严承池看了她一眼,率先拉开车门,坐到车里。

    夏长悦只微微一怔,也很快跟着坐了进去。

    正准备系安全带,眼前忽然一片阴影压下来,她的双手,就被严承池扣住,压过了头顶。

    他妖魅的脸庞,在她眼前放大,就在她鼻尖的上方。

    她能清楚的感觉到,他每一下呼吸,喷薄在她脸上的热气。

    她紧张的连呼吸都屏住了。

    “夏长悦,既然爱了,为什么不一直爱下去!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