字体-
字体+

    严承池一身正式的黑色西装,身姿挺拔,尊贵桀骜。

    妖魅的脸庞上,淡淡的神情透着冷漠。

    邪眸如妖,只微微一眯,仿佛就能摄住人的魂魄。

    四目相对,夏长悦娇小的身子像是被定住了,错愕的看着他,半响回不过神。

    他怎么会在这里?

    是刚好在这里吃饭,还是他也听说她约了江明娜出来谈判?

    如果他知道,他是会帮她,还是帮江明娜……

    “池少,都安排好了,易家少爷已经在顶层的vip包间等你。”严承池身边陪同的保镖,很快走回他身边,恭敬的回禀。

    严承池淡淡的从夏长悦身上敛起眸,像是根本没看见她,越过她身边,进了旁边的电梯。

    “……”夏长悦看着他的背影,呆滞了好几秒,才猛地回过神。

    他来饭店,是跟人约好的呀?

    她居然还以为,他出现在这里,可能跟她有关系……

    “还知道站在门口恭迎我,算你有点眼力劲。”一道傲慢的声音,从正前方传来。

    夏长悦一抬起头,就瞥见江明娜站在离她不到两米的位置。

    一身最新款的橙色收腰连衣裙,拎着限量版的包包,高傲的昂着头,妆容浓厚的脸上挂着得意的笑容。

    夏长悦脸色一沉,拧起眉。

    她想的可真多,恭迎她,当自己是太皇太后呢?

    夏长悦暗自腹诽,冷冷的转过身,率先推开门走进包间。

    “两位需要点什么?”

    “我要一杯卡布奇诺。”夏长悦瞟了一眼江明娜,淡淡的开口。

    “恶俗的女人才喜欢卡布奇诺这种幼稚的咖啡。”江明娜冷哼了一声,往椅背上一靠,双手抱肩,“我要水果茶,一定要新鲜空运过来的特级水果。”

    看见服务员一出去,她脸上的高贵典雅立时就变了,“说吧,约我出来做什么,我很忙,没有时间陪你这种低贱的人喝东西。”

    “低贱?你是在说自己吗?”夏长悦抬起头,慢悠悠的说道,“既然这么勉强,你今天可以不用过来。”

    “你不要给脸不要脸!你以为我想要过来?我……”江明娜脸色涨红,气得语无伦次,瞪直了眼睛看着毫无惧色的夏长悦。

    “你别忘了,没有我,你的记者招待会根本开不了,你今天是来求我的,最好有求人的姿态。”

    “你是没有看最近的新闻吗?《一生挚爱》的媒体关注度,已经远远超过了你的话题,现在大家关注的焦点早就不在你身上了,我可以随时找个演员换了你,你威胁不了我。”

    夏长悦顿了顿,又幽幽的补充。

    “可是你就没这么幸运了,不仅要赔偿剧组巨额的违约金,还要因此得罪严氏集团,最后看着我名利双收,你甘心吗?”

    夏长悦的声音很轻很慢,不带半点情绪,仿佛只是在陈述一个跟自己无关的事实。

    看向江明娜的目光,更是透着自信。

    可她藏在桌子下的手,已经紧张得沁出了汗水。

    双手紧紧的攥着桌布,来克制自己的情绪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