字体-
字体+

    “所以我必须让她觉得,她回来是在帮她自己。”夏长悦幽幽的启唇。

    话落,她蓦地抬起头,看向向枫。

    “剧组的事情就交给你了,我想请两天假,好好想想接下来的事情。”

    “好,别给自己太大压力,真的到最后关头,一定会有别的解决办法。”向枫拍了拍她的肩膀,转身离开会议室。

    看着他的背影消失在门边,夏长悦又重新坐回了椅子上。

    娇小的身子都蜷缩到椅子里,抱着自己的膝盖,垂着双眼,盯着自己的脚丫子。

    她真的想不到,能让江明娜忌惮的筹码。

    如果换作严承池,这样的事情在他的眼里,恐怕只是不值一提的小麻烦吧?

    她听剧组里经常跟严氏集团合作的几个工作人员说过,严承池刚刚进入集团的时候,也面临了老管理层的质疑。

    一个空降的继承人,一来就担任了集团的执行ceo,一时之间,整个集团议论纷纷。

    不止是背地里,甚至还有人倚老卖老,仗着自己是严氏集团的老功臣,当着全集团的领导层会议,公开质疑严承池的能力。

    要求他让出严氏集团总裁的职位,让有能者居之。

    超五百人的大型会议上,附和的人超过了半数以上。

    大家都不相信他一个年轻的领导者,能给集团创造多大的利润,却害怕他的出现,会打破集团内部的权力分割,侵害到自己的利益。

    一时之间,严承池在严氏集团的地位,岌岌可危。

    一旦真的被逼退,他想要再重新回到集团,就更难了。

    面对众人的质疑,严承池却表现的超乎寻常的冷静,甚至是冷漠。

    仿佛早就料到一样,只是冷冷的丢下一句,“三个月,我会让集团的整体利润提升百分之三十,到时候你们再来开会讨论我该不该继续担任集团的总裁。”

    一句话落下,整个会议室都鸦雀无声。

    所有人看他的眼神,都变了。

    “他在胡说什么?他知不知道整个集团百分之三十的利润有多少?”

    “简直是狂妄,这样的人,怎么能担任集团的总裁……”

    “说的简单,他要是真的有这样的能力,别说总裁之位,往后有他严承池的地方,我必定俯首称臣!”

    “他要真这么有本事,我也愿意拥护他成为新总裁……”

    错愕、震惊、质疑……

    几乎没有人相信,他可以完成这个不可能的任务。

    不仅是创造整个集团百分之三十的利润有多难,而是时间只有三个月,在所有人眼里,严承池已经疯了。

    他就是个疯子!

    夏长悦没有亲眼看见那一幕场景,却能想象得出来,以他的性格,说出那句话的时候,眼神有多轻蔑,语气有多嚣张。

    他甚至不会去想,如果他失败了,那才真的是将自己所有的退路都断了。

    可这就是严承池,从学生时代起,一直创造着一个又一个属于自己的神话。

    副导演跟严氏集团合作的时间最长,几乎算半个集团的外派员工。

    他当时说到这里的时候,脸上全是掩饰不住的激动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