字体-
字体+

    如果刚才不是他先一步认出严承池的车,抱着瀚瀚从另一边提前离开墓园,恐怕现在,已经一片兵荒马乱。

    上次他就隐约感觉到,瀚瀚已经知道谁是他爸爸。

    只是他以为经过之前的事情,瀚瀚对严承池印象并不好,即使知道自己的身世,也不会想要认爸爸。

    可现在他却……

    安辰旭的眸光变得诡谲,隐隐透着一丝幽暗。

    “瀚瀚大王想要保护小悦悦,可是我太小了。”副驾驶座上的小家伙抬头看了他一眼,瘪着嘴,轻轻的开口。

    “所以你才想让严承池帮你?”安辰旭眸光一震,一股无言的触动,从眼底划过。

    他知道最近媒体针对夏长悦所在剧组的报道很多,甚至还有针对她本人,以瀚瀚对夏长悦的关心,一定发现。

    只是他没有想到,瀚瀚居然会这么担心夏长悦,还背着他们找了严承池。

    “安叔叔,你可不可以不要告诉小悦悦?”瀚瀚沉默了一会儿,又眨巴着黑漆漆的大眼睛,紧张的看向安辰旭。

    小悦悦不喜欢他问爸爸,如果让小悦悦知道他在偷偷调查爸爸的事情,一定会生气。

    瀚瀚大王不要小悦悦生气!

    “你既然知道你妈妈会生气,就不该做那些会让她生气的事情。”安辰旭缓缓的启唇,一字一顿。

    见瀚瀚小身子愣住了,他微微敛起眸,继续说道。

    “大人的事情比你想象的复杂,你妈妈既然不想让你知道,肯定有她的理由,你有没有想过,你偷偷联系严承池的后果,是让你不能再跟妈妈住在一起?甚至连她的面都见不到?”

    “瀚瀚大王不要跟小悦悦分开!”瀚瀚嚯的抬起头,看向他的眼神透着一丝害怕,更多的却是愤怒。

    “我跟你想的一样,可是严承池未必,他或许能接受你,却未必会对你妈妈好,更糟糕的结果是,他连你都接受不了,那么你今天的行为,不仅帮不到你妈妈,还会害了她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瀚瀚咬了咬小嘴唇,蹙起小眉头。

    他只是想要保护小悦悦,他才不会害小悦悦。

    “瀚瀚,记住叔叔的话,除非是你妈妈同意了,否则不要偷偷跟严承池见面,更不要让他看见你的脸。”

    安辰旭看着从不远处走来的夏长悦,眸光深谙,幽幽的说道。

    瀚瀚能凭借严承池的长相,猜到自己的爸爸,严承池就更加不是傻子了。

    一旦让他看见瀚瀚的脸,他极力想要隐瞒的事情,顷刻间就会曝光。

    “……”瀚瀚耷拉着小脑袋,没有说话。

    黑漆漆的大眼睛却盯着手机的微信界面,上面是严承池刚才发来的语音,问他在哪里。

    他还来不及回复……

    “小悦悦……”瀚瀚一看见夏长悦,只看了一眼安辰旭,立马推开车门下车,朝着她跑过去。

    “小悦悦哭了!”瞥见夏长悦发红的眼眶,瀚瀚精致的小脸,立时耷拉下来,不高兴的瘪起嘴。

    “小悦悦是想你外婆了,就像瀚瀚看不见妈妈的时候,也会想妈妈一样。”夏长悦轻声的解释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