字体-
字体+

    安辰旭俊逸的身影,从驾驶座迈了出来。

    “才多久不见,你们俩都不认识我了?”安辰旭温润的眸光透着一丝揶揄,淡淡的启唇。

    “安叔叔。”小家伙眨巴着黑漆漆的大眼睛,喊完一声,就靠到夏长悦肩膀上玩手机了。

    他还在纠结野男人为什么不回复他了。

    “辰旭哥,你怎么会在这里?”夏长悦微微吃了一惊,旋即才开口。

    “我知道今天是伯母的尾七,你一定会带瀚瀚去祭拜她,所以专程过来接你们。”安辰旭说着,拉开车门。

    后车座上,已经放着一大束的鲜花,还有一些祭品。

    “时间不早了,上车吧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夏长悦身体微微一僵,看着贴心的安辰旭,眼前却莫名的闪过严承池愠怒的脸庞。

    她迟疑了一秒,轻微的摇头,“辰旭哥,你的好意我心领了,只是这样太麻烦你……”

    “不要拒绝我的好意。”安辰旭打断了她的话,声音温柔。

    “你不想我插手你的事情,我可以不插手,但是现在这个时候,你一个人带着瀚瀚出门太不方便,万一让记者认出来,你预备怎么解释?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“夏家和安家也算世交,伯母葬礼的时候,碍于严承池的关系,我没能到场祭奠,现在你就当给我一个机会,也让我这个晚辈尽一下哀思。”

    安辰旭见她不说话,上前从她怀里抱过瀚瀚,先一步放到车上,才抬起头看她。

    夏长悦看着瀚瀚跟严承池如出一辙的小脸,再一细想安辰旭的话,咬了咬唇,才跟着坐上车。

    整座郊区的墓园很安静。

    半山腰上的墓碑虽然要走很久才能到,可是风景却很漂亮。

    “我先带瀚瀚下去,你有什么想跟伯母说的悄悄话可以说了再下来找我们。”祭拜过后,安辰旭就很体贴的抱着瀚瀚转身离开。

    “瀚瀚大王想要自己走路。”一到夏长悦看不见的地方,小家伙就从安辰旭怀里滑了下来,走到一旁的台阶上,一屁股坐了下来。

    从小背包里翻出手机,查看微信。

    “瀚瀚,你在看什么?”

    安辰旭刚走上前,小家伙就把手机往兜里一藏,一双黑漆漆的大眼睛透着狡黠,不答反问。

    “安叔叔,你可以把这里的地址告诉我咩?”

    -

    空旷的半山腰,只剩下夏长悦一个人。

    她迎着风,站在墓碑前,一遍又一遍的擦着墓碑上的照片,眼眶微微泛红。

    “妈妈……”刚一开口说话,眼泪就先掉了下来。

    她咬着牙,看着还没有走远的安辰旭和瀚瀚,忍着不让自己哭出声,伸手擦掉了眼泪。

    平复了心情之后,才将最近发生的事情,都絮絮叨叨的说了一遍。

    像是一个寻求安慰的孩子,无助的靠在墓碑上,蜷缩成一团。

    “妈妈,我知道如果你在,你一定会相信我没有做那些记者指责的事情……”夏长悦微微哽咽着,声音透着委屈。

    她只顾着发泄自己压抑的情绪,完全没有注意到,一抹伟岸的身影,不知道什么时候,已经走到距离她不到五米的位置…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