字体-
字体+

    “总裁,章明已经离开了。”秘书慢一步走进办公室,瞥见面色不悦的严承池,紧张的连大气都不敢喘。

    严承池敛起眸,眼底的情绪一瞬间恢复平静。

    他缓缓的站直身,转身走回办公桌前坐下,挑起眉,“剧组那边情况怎么样?”

    如果不是章明突然找过来,他都快忘了这个人。

    章明在投资商表决会议上爆出夏长悦潜规则的事情,只要一细想就知道是江家授意。

    目的不过是替江明娜洗白,就算不能拿回女一号的位置,至少也不会让夏长悦好过。

    “这次的风波是针对夏编剧来的,听说她最近都留在剧组里,避免外出,媒体也没有办法堵到她,不过因为江明娜一直没有出现澄清传言,所以媒体的关注度不仅没有降低,反而越发的疯狂了,有愈演愈烈的态势。”

    秘书顿了顿,又说道。

    “以江家的背景,恐怕一个新晋的小编剧,是斗不过的……”秘书话到一半,瞥见严承池冷鸷的神色,发现自己失言,连忙俯身,“对不起总裁,我多嘴了。”

    “连你也觉得她输定了?”严承池长指在桌面上缓缓的敲着,冷峻的面容上,看不出心思。

    所有人都认定她斗不过江家,她却迟迟没有想过来找他。

    她在想什么?或者说,她在等什么?

    严承池的手一顿,长指微微收成拳,盯着液晶显示屏上不停重播的娱乐新闻,眯起邪眸思考。

    “总裁,严氏集团是这部剧最大的投资商,按照这样发展下去,怕是会影响到集团的收益,到时候董事会那边也不好交代,我们要干预吗?听说这部剧的其他投资商,已经在给剧组施加压力了。”

    秘书恭敬的问道。

    “不用。”严承池薄唇微启,冷漠的吐出两个字。

    微微沉吟片刻,才开口,“暗中放出消息,这部剧,不管哪个投资商和广告商想要抛售手上的投资份额,严氏集团都以原价全部收购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秘书微微一愣,错愕的抬头看向严承池。

    总裁这是在变相的帮夏编剧吗?

    不等秘书想明白是怎么回事,严承池已经挥手让她离开。

    办公室里很快安静下来,伟岸的身躯靠到椅背,微微阖上邪眸。

    眼前不断浮现夏长悦被媒体和粉丝围攻时,倔强的身影……

    他记得,她是个连作业都懒得费脑子的人,只会一边抱怨老师太变态,一边抄他给的答案。

    抄完了还会像只懒猫一样躲到他怀里撒娇,让他帮忙揉手腕。

    她总是习惯大小的事情,都津津有味的跟他分享,在她面前,他从来没有女友是千金大小姐的压力,只看得见一个处处依赖他的小懒猫。

    可当年只会依赖他的小懒猫,现在却扛了这么久,都没有来求他帮忙。

    严承池周围都浮起森冷的气息,一点一点蔓延在空气里……

    -

    下午四点。

    总裁办公室外,汇聚了各个部门的主管,在门口来回徘徊,时不时停下来窃窃私语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