字体-
字体+

    “这个……”老师一脸为难。

    “夏小姐,其实在瀚瀚坚持不肯道歉的时候,我们就去查过监控器,可是不巧,正对着餐厅的监控器坏了。”

    “那证人呢?谁亲眼看见瀚瀚打翻了同学的饭,还伸手推人了?”夏长悦步步深入的问。

    “……”老师也被问得愣住了。

    旋即,轻轻的摇了摇头。

    没有人看见。

    瀚瀚和方伟是今天的值日生,负责帮老师整理教室,所以比其他人都晚了一会儿吃饭。

    事情发生的时候,餐厅里只剩下瀚瀚和方伟,两个人一前一后的坐着。

    等生活老师注意到这边有情况的时候,已经看见方伟坐在地上哭了。

    而当时他身边,只有瀚瀚一个人,方伟又一口咬定了是瀚瀚推他,所以他们也就都觉得是瀚瀚先动的手。

    现在一想,他们真的都太主观了!

    “如果是这样,很抱歉,我没有办法认定瀚瀚做了错事,强迫他给同学道歉。”夏长悦眸光闪了闪,将瀚瀚抱了起来。

    她的儿子,没有人比她了解。

    小家伙虽然鬼点子比较多,但是绝不会做欺负同学的事情。

    更何况以瀚瀚的本事,真的要整人,他绝对有能力不让老师发现。

    “其实瀚瀚平时很聪明也很乖,我们也觉得他不是会推人的小朋友……”老师欲言又止,看着旁边的女人,没有继续往下说。

    像是在忌惮什么。

    夏长悦很快就明白了,转过身,走到方伟母子前。

    “瀚瀚说了,他没有推别的小朋友,是方伟自己不小心摔倒的,我不能逼他道歉,但是方伟的医疗费,我愿意赔偿。”

    夏长悦淡淡的启唇。

    两个孩子以后还要一起上学,如果可以,能息事宁人最好。

    小孩子间的打闹,其实根本没有受什么伤。

    只不过是有人咄咄逼人,非要做出自己儿子高人一等的姿态。

    “这是什么意思?我方家缺你那几个臭钱吗!我儿子头都肿了,这件事,绝不可能这么算了!”方伟的妈妈脸色一变。

    “既然你认定是瀚瀚推了人,那就拿出证据告我,到最后,也只是赔偿,我不会让任何人借机羞辱我的儿子。”

    夏长悦沉下声,看了一眼幼儿园的老师,微微颔首示意,抱着瀚瀚提步离开。

    “站住!你什么意思,你把话给我说清楚,我不会这么善罢甘休……”方伟的妈妈气急败坏的在背后吼道。

    夏长悦没有理会,径直的抱着瀚瀚离开了幼儿园。

    一路上,瀚瀚的都乖乖的窝在她怀里,平时活泼可爱的小家伙,安静的有些奇怪。

    夏长悦也没有说话,拦了车,回了小公寓。

    关了门,将小家伙抱到了客厅,放在沙发上,自己坐到了他对面。

    “小悦悦,对不起。”瀚瀚软糯糯的小身子从沙发上滑下来,挺直了小身板,在夏长悦面前站好。

    “为什么道歉,你推了方伟?”夏长悦眸光微闪,定定的看着他。

    “我让小悦悦不开心了,我想让小悦悦开心,可是我没有推方伟,他说谎!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