字体-
字体+

    画本上,流畅的线条勾勒出两个人影,一大一小,亲昵的靠在一起。

    严承池轻易的就看出来,瀚瀚画的人是夏长悦。

    小家伙画得很像,被妈妈抱着的他笑得很开心,夏长悦脸上的神情,却是严承池陌生的宠溺。

    他从来没有见过她在孩子面前的模样,这幅画却让他不禁在脑海里想象起她的样子。

    严承池微微顿了顿,伸手翻到画本的第二页。

    一张餐桌前,夏长悦坐着,小家伙却撅着小屁股,靠到了她身边,双手捧着她的脸,在她的脸颊亲了一口,而在他们母子的对面,还坐着一个高大的身影……

    虽然只有背影,简单勾勒的线条,却足以看出是一个男人。

    一家三口的图画,让他眸光一暗,眼神变得冷漠。

    刚要翻到下一页,目光却被桌子下的一只粉红色的小猪吸引了。

    很温馨的一家三口,餐桌下却趴着一只粉红色的小猪,胖嘟嘟的,头上还戴着蝴蝶结,很可爱。

    它虽然躲在桌子底下,可是面前却还放着一堆吃的,嘴角还挂着一串晶莹的口水……

    莫名的让人想笑。

    看着这只猪,严承池嘴角不由得泛起淡淡的笑意。

    再往后翻,就都是夏长悦的画像。

    看得出来,小家伙很爱妈妈。

    大半的画本里,全是妈妈的素描,有微笑的、严肃的、甚至还有落泪的……

    看着三岁孩子眼里的妈妈,严承池心口微微一震。

    长指缓缓的在画纸上划过,像是想擦掉画纸上的眼泪,黑眸氤氲着谁也看不懂的情绪,深沉、幽暗。

    画本的最后一页,是一幅还没有完成的素描,画的是他刚才发给他的那张照片。

    那个代表胜利的手势。

    可旁边,还勾勒了一个人影,高大、冷漠……光是简单的几个线条,就能让人感觉到迎面扑来的强势感。

    小家伙画的是他……

    他只勾勒了简单的轮廓,还来不及画完。

    原来在小家伙眼里,他是这样近乎冷酷的形象。

    严承池合上画本,伟岸的身躯靠到椅背上,长指微弯,有一下没一下的在桌子上敲打。

    良久,他拿过手机,打开微信发了一条语音。

    “你的画本在我这里。”

    放下手机,他脑海里,却莫名的想起小家伙画本的里每一幅画。

    最后,微微一怔。

    蓦地重新坐直,伸手打开了画本,一张张的翻下来,眸光变得复杂。

    整个画本里,只有一张画画了爸爸,而且还是背影,很模糊的一个人影,甚至还不如最后一张画随便勾勒的几笔清楚。

    在小家伙的心里,似乎并不喜欢爸爸。

    调查资料显示,他从小在安辰旭身边长大,照理说,他应该会很依赖爸爸,可为什么瀚瀚明显很紧张夏长悦,却没有将安辰旭放在心上?

    严承池心里微微一动,有一种说不上来的感觉。

    这就是小家伙宁可来求他帮忙,却不愿意去找自己爸爸的原因吗?

    严承池嘴角一扬,有些高兴,还有一些幸灾乐祸。

    一想到安辰旭在自己的儿子面前吃瘪,他心里就觉得舒坦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