字体-
字体+

    “池少,这是今天的会议纪要,秘书部已经整理出来……”秘书从会议室里追了出来,快步的跟上严承池,恭敬的汇报。

    严承池脚步一顿,回头看了一眼秘书手里的文件,接过笔,龙飞凤舞的在文件上签了名。

    “先送到我办公室,我慢点再看。”

    他伟岸的身躯在电梯前停了下来,伸手按了电梯。

    秘书看着缓缓合上的电梯门,错愕的瞪大了眼睛,看着第一次连会议纪要都没有看,就急着离开的严承池。

    总裁这么着急去见一个孩子,难不成真的是私生子?

    “叮——”

    电梯门打开。

    严承池伟岸的身躯,快步的走出电梯,提步朝着大堂的前台走过去。

    他刚开完会,还带着会议上的严谨,黑色的西装,将他颀长的身影,勾勒的如雕塑般完美,却也透着冰冷。

    刚一靠近前台的位置,前台的接待秘书立时紧张的站了起来。

    “总裁好。”

    “那个孩子呢?”严承池深邃的黑眸扫了一眼周围,没有看见瀚瀚,拧起眉,目光落到秘书身上。

    “总裁是说瀚瀚?”前台秘书第一次这么近距离的接触高高在上的总裁,一时有些晃神。

    瞥见严承池拧起眉,连忙回答,“他走了,刚接了个电话,就说自己要回家了,刚刚离开。”

    “刚刚离开……”严承池一怔,高大的身躯旋即转过身,朝着大门,快步的追上去。

    小家伙既然都等了这么久,怎么会在最后的半个小时离开?

    该不会是出事了?

    严承池眸光一暗,脚步越发快了。

    走出严氏集团的摩天大厦,锐利的目光,迅速的扫过两边的街道。

    路上的行人很多,却不见一个孩子的身影。

    严承池拿出手机,刚要给夏长悦打电话,想起那个孩子既然偷偷瞒着妈妈来找他,应该是不想让她知道。

    只犹豫了一秒,他就挂断了电话。

    打开微信,只见上面多了一条未读的信息。

    是小家伙三分钟前发给他的,只有一个挥手说拜拜的表情。

    说好的等他下班,他却只等到他下班前的半个小时就离开了。

    他居然还觉得可惜了。

    严承池将手机放回口袋里,抬头看着川流的人潮,嘴角缓缓的勾起自嘲的笑容。

    他在做什么?

    为了安辰旭的儿子,疯了一样的追到街上。

    结果被一个三岁的臭小子放了鸽子,他居然还觉得失落。

    严承池身侧的手蓦地握成拳,面容覆上了一层阴霾,一步一步的走回了大堂里。

    一抬头,就瞥见前台的秘书拿着一个本子朝着他走来。

    “总裁,这是瀚瀚刚才落下的画本,该怎么处理?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严承池怔了怔,旋即伸手接了过来,打开扫了一眼,子瞳微微一缩。

    他合上画本,薄唇微启,“先放在我这里,我会拿给他。”

    淡漠的身影,提步进了电梯。

    一路进到总裁办公室,坐到办公桌前,才伸手将画本重新打开了。

    映入眼帘的第一张画,就像是一双温柔的小手,不经意间触摸到他强大的心脏深处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