字体-
字体+

    “让人把那个孩子送回幼儿园,确定安全送达了再回来。”严承池低吼了一声,才挂断电话。

    坐回办公桌前,打开文件,却看不进一个字。

    重新走到窗边,点了一根烟,深深的吸了一口。

    青烟缭绕,模糊了他妖魅的脸庞,黑眸深邃,定定的俯瞰着集团大厦的下方。

    楼层太高,底下的人都已经变得蚂蚁般密密麻麻,他却忍不住在人群中,搜索着可能从集团大堂走出来的小身影。

    可看了半天,什么都没有看到。

    “叩叩——”

    办公室的门又响了。

    “总裁。”

    秘书去而复返,脸上有着忐忑,恭敬的走上前。

    “把人送回去了?”严承池眸光微闪,转身踱步走回办公桌前坐下,妖冶的子瞳,扫向秘书。

    “总裁,那个孩子不肯走,说他今天一定要见到你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严承池一愣。

    “前台的秘书已经告诉他总裁在开会,可是他说没关系,他可以等,等你开完会,再不然,等到你下班也可以。”

    年轻的女秘书瞥见严承池阴沉下来的脸庞,脊背一阵发凉。

    “那就让他等,我看他能等多久。”严承池眼底掠过一抹幽光,淡漠的启唇。

    那个小家伙,是在跟他宣战。

    这倔脾气,是跟她学的吗?

    既然想让他替他保护妈妈,就让他看看,他有多少诚意。

    “是。”

    秘书松了一口气,刚要转身,就听见严承池幽幽的开口。

    “让前台告诉他,既然要等他,就不许吃零食,也不许睡觉,否则他就是等到下班,我也不会见他。”

    “是。”秘书很快离开了。

    不到十分钟的时间,严承池的手机突然响了。

    是一条微信语音。

    “瀚瀚大王是不会被打败的,我一定会赢!”稚嫩的声音,充满了霸气。

    很聪明的一个孩子,居然这么快就知道,这是他下的战帖,还底气十足的应战了。

    现在是中午,距离集团的下班时间还有好几个小时,就是不知道这个自称大王的小家伙,能不能坚持到那个时候。

    “总裁,部门的汇报会议现在可以开始了吗?”秘书恭敬的问道。

    “通知各部门,十分钟后正式开始。”严承池敛起眸,将手机拿起来,出了办公室。

    会议开了快三个小时,严承池却一个字都没有听进去。

    脑海里一直在想着,等在大堂里的小家伙,现在会在做什么?

    他眼前,仿佛都能看见一抹软糯糯的小身影,可怜兮兮的蹲在地上……

    “嘀——”

    他的手机蓦地震了一下。

    严承池长指点开微信,这一次,他发的是照片。

    一只小手在严氏集团的logo前,比出了胜利的手势。

    很有创意,也很挑衅他的举动。

    严承池子瞳一缩,旋即,嘴角泛起的淡淡笑意。

    目光扫过手上的奢华腕表,距离下班时间,只剩下不到半个小时了。

    还真的让他给等到了……

    “今天的会议先到这里,散会。”严承池嚯的从座位上站起身,大步的出了会议室,转身就朝着下楼的电梯迈过去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