字体-
字体+

    安辰旭保不了她,所以她就想到他了是吗?

    她凭什么觉得带着安辰旭的儿子来找他,他就一定会见她?

    “没有别人,只有他一个人,他说自己是专程过来找你的,因为年纪太小,前台就先让他留在大堂了。”秘书有些忐忑的回答。

    不止是留在大堂,简直是供在大堂。

    小家伙的口罩虽然挡着脸,可是一张小嘴简直跟抹了蜜一样,哄得前台几个值班秘书都快找不着北了。

    否则谁会替一个三岁的小孩子通报消息。

    可看样子,总裁是真的认识这个孩子呀,该不会是私生子……

    “一个人……”严承池微微一愣,黑眸看向秘书,“你说他是一个人过来,说要见我?”

    “是的,前台见他太小,还替他在附近找过父母,可是他说自己就是一个人过来的,见完总裁还要回幼儿园。”

    秘书迟疑了几秒,才恭敬的问道。

    “总裁,要让他上来吗?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严承池身体微怔,深邃的黑眸,晕开了一抹复杂的光。

    一个三岁的孩子,居然能自己过来找他。

    想起之前的微信,他几乎能想到一会儿会听见这个孩子说什么。

    小家伙是来求他帮他保护妈妈的。

    这么小的孩子,居然知道要像个小男子汉一样保护妈妈。

    严承池放在桌子上的手,微微收紧,无声的握成拳。

    眼神,变得有些恍惚。

    “严承池,你喜欢儿子还是女儿?”曾经,她无数次窝在他怀里,揪着他的衬衫纽扣,好奇的问。

    孩子,属于他们的孩子。

    小小悦,小小池。

    严承池一怔,心底最柔软的位置仿佛被一只手触摸到,眸光变得柔和,“只要你生的,我都喜欢。”

    “那我们拉钩,将来不管我生儿子还是女儿,你都要喜欢!”

    “好。”

    曾经,他无数次想象过,如果他们有了孩子的场景。

    他们的女儿要像她,天真浪漫,他会把全世界都捧到他的心肝宝贝面前,让她无忧无虑的长大。

    如果是儿子,就要像他,他一定会从小就教他做一个小男子汉,跟爸爸一样保护妈妈……

    可他从来没有想过,有一天她真的有了孩子,他却不是孩子的爸爸。

    是安辰旭的儿子。

    一个三岁的儿子,就像她四年前背叛他的证据,再一次撕开他鲜血淋漓的伤口。

    只要一想到这里,他对那个孩子就充满厌恶。

    “让前台告诉他,我在开会,没有时间见他。”严承池敛起眸,薄唇微启,一字一顿。

    “是。”秘书微微一愣,旋即恭敬的俯身退了出去。

    偌大的办公室里,瞬间空了下来。

    看着秘书离开的背影,严承池的心口,像是被什么压住了。

    空气仿佛也变得稀薄,闷得喘不过气。

    不过是拒绝一个孩子,却他莫名的浮起丝丝的负罪感。

    他伸手从抽屉里拿出烟,嚯的站起身,大步的走到窗边。

    刚要点火,又烦躁的丢到一旁,转身走回办公桌前,伸手拿起电话,按下内线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