字体-
字体+

    “阿姨?”瀚瀚一怔,旋即反应过来,高兴的从课桌前蹦了起来,转身就往外跑。

    看见站在幼儿园门口的颜灵,朝着她跑过去,猛地扑进她怀里。

    仰起小脑袋,甜滋滋的喊道,“灵儿姨姨~”

    “我的小男神又帅了,简直要迷死我了。”颜灵将他抱起来,高兴的在他小脸上亲了一口。

    见他已经背着小书包,跟老师示意过后,就抱着他离开幼儿园。

    “姨姨,小悦悦为什么没有来接我?”瀚瀚乖乖的窝在颜灵的怀里,小嘴噘了噘。

    “你妈妈太忙了,所以这几天都是我来接你,带你去我那里去住几天。”颜灵想了想,委婉的说道。

    “……”小悦悦一定是被欺负了,所以不高兴,又不想让瀚瀚担心,才会让灵儿姨姨把他接走。

    瀚瀚大王要保护小悦悦!

    小家伙黑漆漆的大眼睛闪烁着坚定的光芒,回头看了一眼在身后越来越远的幼儿园,小公主在电话里说的话,又重新飘进脑海里。

    不行,他要尽快去找野男人。

    一个晚上没睡着。

    第二天一到幼儿园,瀚瀚就一直紧紧的抱着自己的小书包不放。

    好不容易等到午休时间,其他人都睡着了,他瞅准机会,趁着值班老师不注意的时候,从小床上爬了起来。

    将枕头塞进被窝里,伪装好,才飞快的滑下床,提着自己的小书包,就偷偷往外溜。

    先将小书包丢出栅栏外,软糯糯的小身子才跟着钻了出去。

    拍了拍小手,帅气的弹了一下鼻尖。

    背起小书包,飞快的转身就往路边跑。

    -

    严氏集团。

    严承池伟岸的身躯坐在办公桌前,黑色的西装,将他冷峻的面容,衬托得愈发疏离。

    手中的钢笔,迅速的在看过的文件上签名,然后丢到一旁。

    而后,他缓缓的抬起头,目光落到墙上的液晶显示器上。

    电视台的直播画面里,已经没有她的身影,只是新闻的热度依旧不减。

    每天都有各种版本的猜测和臆想,在诋毁她。

    严承池的目光,落到自己的手机上,眸光微微闪烁。

    这么多天了,她一个电话都没有给他打。

    事件发酵到这种程度,在g市,只有他有这个能力帮她平息。

    可偏偏,她从头到尾都没有想过要来求他。

    她在怕什么?怕他要她离开安辰旭吗?

    “叩叩——”

    秘书匆匆的从外面走了进来,恭敬的俯身,“总裁,收到前台的消息,有一个自称是瀚瀚大王的小男孩,在集团大堂,说是要见你。”

    秘书说完,小心翼翼的看向严承池。

    他们都知道总裁未婚,不可能有孩子,可今天却突然有个三岁的孩子找到集团里来。

    前台的接待秘书都快好奇死了。

    偏偏小男孩脸上带着口罩,让她们谁都看不清脸。

    “瀚瀚大王?”严承池邪眸猛地一眯,眼底掠过一丝错愕。

    “你说那个孩子说自己叫瀚瀚大王?他的身边还有谁?”

    他刚才还在想,夏长悦怎么会这么沉得住气,居然没有来求他,现在看来,他还是高估她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