字体-
字体+

    “砰——”

    严承池手一松,手机掉在桌子上。

    他猛地站起身,邪眸盯着电视直播画面,妖冶的子瞳一缩,眼底折射出一道冷戾的幽光。

    她怎么会一个人去剧组,还被媒体和粉丝堵住了?

    剧组的保全呢?

    这么大动静,怎么会没有人出来制止?!

    严承池眸光一暗,伸手拿起手机,拨了一个电话。

    “剧组的保全都是死的吗?加派人手保证剧组的秩序,这样的事情,我不想再看见第二次!”严承池低吼了一声,深邃的目光,定定的看着眼前的液晶显示屏。

    电话挂断后,不到一分钟的时间,就见电视直播里,剧组的副导演带着人匆匆的赶来,挤进人群里,将被围在中间夏长悦拉了出去。

    媒体的闪光灯,和江明娜粉丝的尖叫声,震耳欲聋。

    整个场面非常混乱,根本看不清被挤在中间的夏长悦有没有受伤。

    不少粉丝还涌向剧组的后门,要求剧组的负责人出来给公众一个合理的交代。

    剧组的保全拼尽全力,才将人都拦在了外面。

    看着她狼狈的身影消失在视线里,严承池眸光微微一沉,胸口像是堵着什么。

    挥手将桌子上的文件都扫到了地上……

    -

    “人呢?”向枫赶到女演员的休息室,担忧的问道。

    副导演闻声,回过头,“夏编剧衣服脏了,我让人给她拿了一套剧组的衣服,她正在浴室里换衣服。”

    闻言,向枫英俊的面容,才慢慢的恢复平静。

    他走上前,坐到休息室的沙发上,双腿交叠,目光却看向副导演。

    “她人没受伤吧?”

    在收到的消息的第一时间,他已经让人过去支援,只是他现在跟夏长悦的关系敏感,一旦出现,恐怕会对她造成更不利的影响,所以只能留下来等消息。

    “人太多,拉扯中有一些轻微的擦伤,不过更多的,应该是精神的打击。”副导演是个中年壮实的男人,说完,眼底微微闪过一丝同情。

    别说一个柔弱的女人要面对那么多人的谩骂和攻击,别说夏长悦受不了,就是换作他们,恐怕心里都不会好受。

    也不知道她现在情况怎么样?

    “剧组的保全人手该增加了。”向枫淡漠的启唇,语气却有些重。

    他们都低估了媒体和粉丝的反应。

    现在所有人都认定了夏长悦是靠潜规则留在剧组,加之江明娜经纪公司方面,一直在暗示江明娜罢演,是因为遭遇了不公平待遇。

    这样的一来,夏长悦几乎成了所有人眼中的狐狸精,很轻易就引起了众怒。

    不管是不是江明娜的粉丝,都会声讨夏长悦,要求她离开剧组。

    “严氏集团刚刚下发了通知,集团总部会在一个小时之后,正式入驻一批训练有素的保全,全面保证剧组拍摄顺利进行。”副导演语气透着惊讶的说道。

    而后,看向向枫,“向导,你说这个命令,到底是谁下的?我不是第一次参与严氏集团投资的剧组拍摄工作,但是这是第一次,觉得一个项目备受集团总部的关注,夏编剧刚受到攻击,集团总部的通知就到了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