字体-
字体+

    小脑袋机警的往房间的方向看了一眼,确定夏长悦没有出来,才捧起手机放到眼前。

    刚准备给严承池发语音,就瞥见手机上,多了一条未读消息。

    小家伙手指一点,小心翼翼的凑到耳边听。

    “为什么不找你安辰旭帮你,他不是你爸爸吗。”严承池低沉的声音,不需要经过任何渲染,都透着一股霸道。

    瀚瀚小嘴一噘,疑惑的皱起小眉头。

    他为什么要找安叔叔?安叔叔什么时候变成了他爸爸了?

    他爸爸不是野男人吗?

    “因为……”瀚瀚刚要解释,眼角忽然从房间里走出来的夏长悦,吓得连忙松开手,把手机藏到了p股下面。

    “瀚瀚,你不吃早餐,跑到阳台做什么?”夏长悦看着落在沙发上的奶瓶,疑惑的看着缩在阳台角落里的儿子,刚要走上前,她的手机又响了。

    “我知道了,我会尽快赶过去,好,等一下见面再说。”夏长悦挂了电话,神色微微一变,“瀚瀚,快点喝完奶,我送你去幼儿园。”

    “我要先嘘嘘。”瀚瀚大眼睛一提溜,将手机挂到脖子上,就飞快躲进了洗手间。

    关上门,才小心翼翼的重新拿出手机。

    “小悦悦被人欺负了,你到底要不要帮瀚瀚大王保护小悦悦咩?”

    发完这条消息,他又等了好一会儿,都没有等到严承池的回复。

    失望的出了洗手间,背起小书包,去幼儿园。

    野男人一点都不爱小悦悦,居然都不肯帮他保护小悦悦!

    不行,他得另外想办法!

    夏长悦将小家伙送到幼儿园,跟老师嘱咐了几句,就匆匆的赶往剧组。

    江明娜罢演的事情,已经成为了各大媒体追逐的焦点。

    这几天,每天都有大量的记者守在剧组外面。

    江明娜至今没有露面,媒体打听不到她的消息,无法确认她是不是真的要赔偿大笔的违约方退出剧组,就想方设法的围堵夏长悦。

    想要从她的嘴里挖出点内幕。

    除了记者之外,江明娜的粉丝后援会也不断的在剧组外聚集,各式各样的横幅,将剧组的门口围得水泄不通。

    全是声援江明娜,要求剧组撤换编剧,否则就要集体抵制新剧的标语。

    夏长悦刚到剧组外,就接到了向枫的电话。

    “剧组的正门已经被记者和粉丝堵住了,你想办法从后门绕进来,我让副导演过去接你。”

    “不用麻烦了,我自己过去就好,江明娜的粉丝应该不知道剧组还有后门。”夏长悦挂了电话,抬起头,看着前方聚集的密密麻麻的人群,眸光闪了闪。

    将手机放进包里,才小心翼翼的往人少的地方绕过去。

    刚走到后门附近,还来不及松一口气,突然就听见身后传来一阵急促的脚步声。

    伴随着闪光灯闪烁的声音。

    潜伏在周围的记者发现了她的踪迹,立时冲了上来,“夏小姐,能不能问你几个问题?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夏长悦一怔,根本来不及反应,去路就被堵住了。

    除了记者,不少江明娜的粉丝也闻声赶来,迅速将这里包围了起来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ps:还有一章加更,妖妖还在继续写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