字体-
字体+

    “嘟嘟——”

    电话打通了,小家伙一骨碌坐了起来,小胖手紧张的捧着手机。

    可是等了很久,却一直没有人接。

    难道是野男人睡着了?

    瀚瀚皱着小眉头,想起在幼儿园听见别人对夏长悦的议论,腮帮子又鼓了起来。

    又重新拨通了严承池的电话。

    “嘟嘟——嘟嘟——”

    漫长的等待过后,还是没有人接听。

    “不关心小悦悦的野男人,不是好爸爸!”瀚瀚将手机丢到一边,不高兴的趴在榻榻米上。

    英俊的小脸蛋埋进了自己的胳膊里,脑子一直在转悠。

    野男人不接电话,他要怎么保护小悦悦……

    下一秒,灵光一闪,他小脑袋又抬了起来,抓过夏长悦的手机,就打开了微信界面。

    果然在夏长悦的微信里找到了严承池的账号。

    点开对话框,小家伙大眼睛一提溜,伸手按住了录音键。

    “我是小悦悦最爱的瀚瀚大王,小悦悦被人欺负了,瀚瀚大王很不高兴,请求支援!报告完毕。”

    小手指松开,发动成功。

    瀚瀚粉嘟嘟的小脸蛋上,露出甜甜的笑容,抱着手机就躺到了榻榻米上,等着严承池的回复。

    时间一分一秒过去了。

    瀚瀚抱着手机,迟迟没有等到消息,不高兴的皱起小眉头。

    野男人是不是睡着了,没有看见瀚瀚大王的消息?

    “我想让你帮小悦悦。”瀚瀚重新发了一条语音,语气变得着急。

    他想了想,拿出自己的手机,添加了严承池的微信账号。

    趴在榻榻米上继续等。

    等了好一会儿,还是不见严承池回复,小家伙已经困得小脑袋一点一点,耷拉在榻榻米上。

    “瀚瀚大王要保护小悦悦,不可以睡着!”小胖手猛地掐了自己的脸颊一把,嚯的从榻榻米上坐了起来。

    软糯糯的小身子从榻榻米上滑了下来,走到客厅给自己冲了一杯牛奶,抱着奶瓶,滚到了沙发上,黑漆漆的大眼睛,一直盯着没有反应的手机屏幕。

    没有等到严承池的回复,就听见房间里传来动静。

    小家伙神经一凛,小手飞快的将夏长悦的微信记录删掉了,将她的手机藏到了沙发上,才重新抱起奶瓶。

    卧室的房门打开,夏长悦紧张的神色,一看见坐在沙发上的小身子,蓦地松了一口气。

    “瀚瀚大王怎么醒了?”

    “瀚瀚大王饿了,喝乃乃。”小家伙从沙发上爬起来,将手里的奶瓶在夏长悦面前晃了晃,又塞进了嘴里。

    看见夏长悦朝着他走过来,连忙抱着奶瓶,钻进她的怀里,找了个舒服的姿势,继续喝牛奶。

    慵懒的像一只小猫。

    “小人精。”夏长悦忍俊不禁,将他抱了起来,回了卧室。

    “快点喝,很晚了,喝完该睡了。”夏长悦摸了摸他的小脑袋,轻声的提醒。

    “小悦悦先睡,瀚瀚大王喝完乃乃就睡。”小家伙移开奶瓶,说了一句,又继续喝牛奶。

    闻言,夏长悦娇美的脸庞上泛起温柔的光色,低头在他精致的小脸蛋上亲了一口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