字体-
字体+

    “刚才为什么不让我解释?”夏长悦咬着唇,语气有些沉。

    如果刚才不是向枫拦着她,她不会让章明这么肆无忌惮的抹黑她。

    “照片是真的,他的猜测也合情合理,你要解释什么?欲盖弥彰。”向枫神色如常,只微微挑眉。

    “在娱乐圈,不是所有事情都需要解释,说的越多,越容易让人抓住把柄。”

    “可是不解释,只会让所有人都觉得我心虚,觉得我们之间不清不楚。”夏长悦固执的看着他。

    “你以为让他们相信我们之间清清楚楚,他们就一定会认可你的方案?”向枫将一杯咖啡推到她面前,袅袅的热气,在杯口蔓延。

    “投资商字关心自己的利益,没有人真的在乎你跟我的关系,你关注错重点了。”向枫的眸光很沉,沉得像是刚沉淀下来的墨水。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夏长悦手心一紧,用力的咬住唇。

    别人不在乎,她在乎,她也怕,严承池会相信。

    会议重新开始。

    经过短暂的休息过后,气氛缓和了许多。

    章明提出的说法,虽然传统却更符合市场运作,保险又有盈利的能力,得到了大部分人的拥护。

    夏长悦的分析很出色,对市场和观众的观察,有着独到的眼光,如果真的能像她想象的那样,这部剧,将会引起一阵的热潮。

    有不少人,也被她设想的蓝图打动。

    只是在权衡风险的时候,又动摇了。

    双方的观点僵持不下,眼看就要陷入僵局。

    “严氏集团是这部剧最大的投资商,池少,你怎么看?我们都听你的!”有人蓦地开口。

    话落,立时赢得了所有人的认同。

    相对他们,这部剧成功和失败,关联最大的利益体,是严氏集团。

    严承池从头到尾,却像个局外人,没有半点要参与讨论的意思。

    冷漠的态度,桀骜的眼神,就像在看一群跳梁小丑在争执。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夏长悦心里咯噔一下。

    原本就忐忑不安的心,在听见所有人异口同声让严承池决定的时候,一瞬间沉到了谷底。

    她刚得罪了严承池,被他赶出了别墅。

    “我现在多看你一眼,都觉得恶心……”他曾经说过的话,又浮现在脑海里。

    他现在这么厌恶她,怎么可能会帮她。

    他连她的短信都没有回。

    夏长悦腰杆挺直,像一尊雕塑一样,不抱希望的等着最后的宣判。

    像是根本没有听见众人说的话,严承池的目光,一直盯着会议桌上的照片。

    深邃的黑眸,在触及照片上,夏长悦微红的脸庞,还有向枫光洁的胸膛……他的眼眸一点点的覆盖上一层阴鸷的光芒。

    缓缓的将目光移向夏长悦的脸上,看着她发白的脸庞,他几乎可以想象到,她藏在桌子底下的手,已经紧紧的绞在一起。

    他伸出手,将面前的方案拿起来,慵懒的扫了一眼,举手投足全是贵气。

    嘴角勾起一抹似笑非笑的弧度,魅惑无比,薄唇微启,“我的决定是……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