字体-
字体+

    现在她终于远离他的视线,他怎么可能会过来接她。

    在他的心里,恐怕,早就厌恶她到极致了吧?

    夏长悦坐进计程车里,报了幼儿园的地址,计程车就缓缓的开远了。

    街道的拐角。

    一辆黑色的豪车停在黑暗的树影下。

    车窗缓缓的降下来,露出男人阴沉却魅惑无比的脸庞。

    妖冶的子瞳,死死的盯着眼前消失在街口的计程车,眼神阴鸷。

    他是疯了,才会在回到空荡荡的别墅之后,又把车开到这里。

    这四年,他早就习惯了一个人。

    她不过介入他的生命短短的一段时光,却轻易留下烙印。

    偌大的别墅,不过少了一个人,就显得凄凉空洞。

    “去查安辰旭在做什么,怎么会让她一个人加班到这么晚?”严承池敛起邪眸,吐字如魅。

    不等特助反应,又冷冷的启唇,“不用了。”

    她的死活,都已经跟他没有关系。

    既然已经扯平了,他们之间,就不需要任何联系。

    “池少,属下看夏小姐坐车离开的方向,不像是去安家,要不要跟上去看看?”金特助看着自家纠结的主子,忍不住提议道。

    闻言,严承池眸光一闪,嚯的抬起头。

    脑中,闪过一道白光,什么信息一闪而过,一下子来不及捕捉。

    他蹙了蹙眉,“不用,回别墅。”

    她不喜欢他让人跟踪她。

    -

    小公寓里。

    夏长悦将儿子哄睡了,就抱着电脑蹲到了客厅的沙发上。

    疲惫至极的身体,脑子却格外的清醒。

    看着电脑上密密麻麻的稿子,她一个字都看不进去,眼前,反复的浮现离开剧组时看见的那辆车。

    咬着唇,双手托着腮,目光落到了茶几上的手机上。

    她是不是可以给他打个电话问问?

    他们的合约关系虽然解除了,可是她母亲过世的葬礼,都是严承池一手安排,她是不是还欠他一声谢谢?

    只是他现在这么讨厌她,连看她一眼都觉得恶心,会愿意接她的电话吗?

    迟疑了几秒,夏长悦伸手拿起手机,编辑了一条短信,发了出去。

    “呼——”

    看着短信发送成功,她心里微微一松。

    将手机放回茶几上,开始专心的改稿。

    一分钟过去了……

    三分钟过去了……

    三个小时过去了。

    不知不觉中,夏长悦已经改稿改到了半夜,等她回过神,才发现时间已经很晚了。

    伸手拿过手机,却发现收件箱里还是空荡荡的。

    他没有回她的短信。

    果然,他已经厌恶她,厌恶到不想跟她有任何联系了。

    心,微微刺痛。

    夏长悦将手机放到一旁,重新将注意力放到稿子上,一改,就改了一个通宵。

    一大早,将瀚瀚送到幼儿园,才匆匆的赶往剧组。

    “夏编剧,早。”布置场地的工作人员一看见她,礼貌的问好。

    “早。”夏长悦越过外场,快步的往里走。

    看见一直跟在向枫身边的小助手,连忙走上前,“向导呢?我有事想要找他,他来了吗?”

    “向导一直跟组,没有离开过,他正在自己的房间里休息,这个时候应该已经起来了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