字体-
字体+

    他记得,安辰旭有个儿子,她昨天买的那些礼物,如果不是要送去福利院,那就只剩下一种可能了。

    “去安家。”严承池伟岸的身躯,缓缓的往后靠,薄唇微启。

    他的眼底,只剩下一片森冷。

    确定了方向,司机将车子开得很快。

    果然在抵达安家别墅的最后一个路口,看见了夏长悦乘坐的那辆计程车。

    不等严承池开口吩咐,司机就主动的跟着前面的计程车,一直到看见计程车在一幢别墅前停下来。

    从车里走出来的人,除了夏长悦,再没有别人。

    她没有进别墅,只是拎着箱子,站在别墅外面等。

    没过多久,就见安辰旭从别墅里走了出来,他的怀里,抱着一个三岁左右的小男孩,距离有些远,看不太清样子。

    等他们的车子靠近的时候,小家伙却忽然转过身,背对着他们。

    下一秒,稚嫩的声音,脆生生的响起。

    “妈妈!”

    严承池刚碰到车门的手,蓦地顿在半空。

    错愕的抬起头,看着站在安家别墅前的这一幕。

    小男孩喊完妈妈之后,夏长悦只微微怔了怔,就走上前,准备抱他。

    妈妈……

    安辰旭儿子的妈妈,居然是她!

    严承池心口猛地一抽,仿佛有什么东西,正从心脏缓缓流出,一股被背叛的愤怒,和无法控制的疯狂,铺天盖地的席卷着他的理智。

    四年前那一晚的画面,一点一点的在他眼前浮现。

    他身侧的手,猛地握成拳,指骨捏的咯咯作响。

    他永远记得,他亲眼看见她跟安辰旭衣衫不整躺在一场床上的画面。

    看见他出现那一刻,她脸上只有一秒钟的慌乱,就躲到了安辰旭的身后。

    仿佛那个男人,才是她避风的港湾,而他只是个陌生人。

    他克制不住身体里涌起的愤怒,一拳就将安辰旭揍倒在地,将她拉到自己面前,咬牙切齿。

    “为什么?”

    “严承池,你凭什么质问她?你能给她什么?我们才是最合适的人!”安辰旭刚从地上爬起来,就又倒了回去。

    嘴角全是被严承池揍出来的血迹。

    他微微一怔,“是这样吗?你也觉得我配不上你?”

    他目光灼灼的盯着她,盯着在他心里,一直像个天使一样纯洁的女孩。

    她没有说话,一直在哭,豆大的眼泪滴在他的手背上,不知道是心虚,还是在嘲笑他的痴心妄想。

    他们之间的差距,他一直都知道,也暗暗的发誓,会努力让她过上好日子,他舍不得她陪着他吃苦。

    可他一直深爱的女孩,原来只是把他当成了有钱人的游戏。

    在她的心里,原来也一直觉得他配不上她……

    曾经的撕心裂肺,跟眼前一家三口的温馨场景,重叠在一起。

    反复的撕扯着他的记忆。

    三岁左右的孩子,就是四年前那一晚有的吧?

    他们连孩子都有了……

    “池少……”

    司机刚想开口说什么,就见严承池已经用力的推开车门,神色冷鸷的提步朝着站在路边的夏长悦走过去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