字体-
字体+

    下一秒,他的目光投注到她脚边的箱子上。

    “没、没什么,在收拾一些不要的东西。”夏长悦挡在他面前,故作轻松的道。

    “什么不要的东西,我帮你看看。”严承池松开手,越过她,就走到那个箱子前,手刚碰到那个箱子,夏长悦就尖叫了起来。

    他手一顿,扭头看了她一眼,拧起眉。

    “你刚才说,明天要陪我去哪里?”夏长悦晶莹的大眼睛微微闪烁,定定的看着他。

    “去医院。”严承池眸光一眯,薄唇微启。

    她母亲的情况恶化的很快,罗斯教授给他打过电话,她母亲离开,应该就是这几天的事情了。

    他原本不想太早让她知道,是不想她背负太多,可以轻轻松松的陪着家人度过最后一段时光。

    可是现在,已经没有隐瞒的必要了。

    她明天就可以见到罗斯教授。

    “可不可以慢一天?”夏长悦怔了怔,旋即轻轻的开口。

    她已经跟安辰旭约好,明天就会去接瀚瀚,颜灵也专门跟剧组请了一天假,帮她把瀚瀚送回颜家父母那里。

    “你明天有事?”严承池黑眸平静,视线却落到了眼前的箱子上。

    好像从他刚才看见她的第一眼起,她的反应就很不对劲。

    现在居然连去看她最关心的父母,她都推迟了。

    她明天要去做什么?

    “我之前在一家福利院帮忙,明天是定期去做公益的时间,我买了一些礼物,想拿去送给孩子们。”夏长悦身侧的手,用力的握紧,不让自己泄露一丝惊慌。

    走上前,主动将地上的箱子打开了。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严承池垂眸盯着一箱子的小衣服和零食玩具,眉心微蹙。

    箱子里的物品,有适合小男孩的,也有适合小女孩的,看起来很齐全,确实很像是要拿去送人的东西。

    不过,不是她说的不要的东西,而是刚买的。

    “我怕你误会,所以一开始才说是我的东西。”夏长悦走上前,很快的将箱子盖上了,娇小的身子,坐到了箱子上,紧张的看着没有说话的严承池。

    “你觉得我该误会什么?”严承池蹲下来,大手捏住她的下巴,长指摩挲着她娇俏的小脸。

    她巴掌大的小脸,本来就秀气,配上精致的五官,不知道的人,恐怕会以为她还是个刚上大学的小姑娘。

    任谁都看不出来,她已经是两个孩子的妈妈。

    听见他戏谑的语气,知道自己过关了,夏长悦松了一口气。

    眼前,仿佛又出现了他刚才盯着孩子衣服的画面,她心里微微一动,脱口而出,“严承池,你喜欢孩子吗?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闻言,严承池眯了眯邪眸。

    脑海里,莫名的闪过了大宝贝的小身影。

    他没有跟小孩子有过接触,第一次会注意到一个陌生的孩子,可惜,却连他的样子都没有见过。

    “我不喜欢,也不会有孩子。”他翕动薄唇,从牙缝里挤出一句。

    他的孩子,必须在爱里长大,否则,他宁可永远不要孩子。

    话落,就转身离开了房间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