字体-
字体+

    第二天一大早。

    夏长悦又赶往了医院。

    “夏小姐,不好意思,教授一早就离开了医院,不知道什么时候才会回来。”值班的医生淡淡的开口。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又不在。

    夏长悦不知道是不是习惯了,这一次,没有太大的失望,说了声谢谢,就转身进了病房。

    一如往常的坐在病床边,陪父母亲说话。

    坐了几个小时,才离开医院去剧组。

    剧组的拍摄很顺利,向枫虽然年轻,可是在剧组的掌控能力却非常强。

    他听说了夏长悦父母亲的事情,端着两个热咖啡,走到她身边。

    “情况还好吗?”他将其中一杯咖啡递给了夏长悦,神情平和的问道。

    “谢谢,已经请到罗斯教授治疗,会没事的。”夏长悦喝了一口咖啡,苦涩的味道在唇齿间晕开。

    最后几个字,她咬的很用力,像是在说服向枫,又像是在说服自己。

    见不到罗斯教授,她总有一种双脚踩在棉花上,无力感充斥着心脏。

    “既然情况还好,就该投入工作了,拍摄进入后期,工作会越来越忙。”向枫微微一笑,举着杯子,轻轻的碰了碰她的杯子。

    “你放心,我不会耽误剧组的进度。”

    “我以为你会告诉我,这是你第一部跨界作品,你不会让任何人小看。”向枫意有所指的说道。

    他眼神里,透着对她的期许和赞赏。

    夏长悦微微一怔,旋即,喝光了杯子里的咖啡,扬起笑容,“我会努力。”

    向枫没有再说什么,喝了一杯咖啡,就重新回到了拍摄的机器面前。

    夏长悦看着他的背影,总觉得莫名熟悉,又想不起来。

    良久,她才抬手敲了敲自己的额头,重新盯着电脑,继续改稿。

    一周的时间,过得很快。

    周末的前一天,夏长悦很早就回到别墅。

    明天就要送瀚瀚离开,她特意去商店,买了一些小家伙喜欢的零食和玩具。

    她已经很久没有给两个宝贝买衣服了,她今天不止买了瀚哥哥的,还给小公主也买了她最爱的蓬蓬裙。

    夏长悦双手拎着可爱的小衣服、小裙子,脸上泛起温柔的笑容。

    想象着她的大小宝贝穿上这些衣服的样子,夏长悦一下就像入神了,身后响起脚步声,她并没有察觉。

    “明天我陪你去医院。”严承池伟岸的身躯走到门口,一手扯着领带,一边漫不经心的启唇。

    冷漠的语气,听不出情绪。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夏长悦正在整理给大小宝贝带的礼物,猛地听见严承池的声音,吓得一下从地上站了起来。

    脸色发白,手脚都不知道该往哪里放。

    等她回过神,连忙将手里的衣服丢进箱子里,盖上箱子。

    “见鬼了?吓成这样。”严承池将领带随手丢到沙发上,提步走上前,黑眸上下扫了她一眼,嘴角勾了勾。

    “你今天怎么回来的这么早?”

    夏长悦咬了咬唇,伸脚踢了踢面前的箱子,想要把箱子踢到桌子底下。

    “在做什么,脸上写满了心虚。”严承池伸手捏住她的下巴,仔细的端详着她苍白的小脸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