字体-
字体+

    如果他知道自己要被送走,一定会生气。

    挂了电话,一路上,夏长悦都有些忐忑。

    一直到晚上,收到颜灵的短信,确定小家伙愿意离开,而且没有生气,她才松了一口气。

    刚准备给瀚瀚打电话,就听见楼下管家恭敬的声音。

    “池少,你回来了。”

    他回来了……

    夏长悦看了一眼手机,默默放回了兜里。

    “在发什么呆?”

    严承池颀长的身影,很快出现在门口,瞥见她站在房间里发愣,走上前,将她圈进怀里。

    “今天去哪里了?”

    “去医院了,可惜还是见不到罗斯教授。”夏长悦双手放在口袋里,小脑袋微微扬起,有些委屈的抱怨。

    “是吗。”严承池眸光闪了闪,薄唇微启,“那就多跑两趟,就当陪你爸妈。”

    往后,恐怕能陪的时间也不多了。

    “哪有你说的那么简单,剧组已经正式开机了,后续的剧本调整,需要跟组进行,再过两天,我就必须回去了。”

    “你要是嫌累,就让别人来跟。”严承池拧了拧眉。

    他的女人,不需要这么辛苦。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夏长悦一怔,错愕的抬头瞪他。

    他想什么呢?她的剧本,让别人来跟进,那到时候剧本还是她的吗?

    她还要努力赚钱,把医药费还给他。

    还有她爸妈后续的治疗费……

    “这是我的工作,我不觉得累,相反,能追求自己的梦想,我觉得自己很幸运。”夏长悦对着手指头,认真的说道。

    比起很多人,她是幸运的。

    有时候她甚至在想,等她爸妈好起来,等她能把大小宝贝都接回来,他们一家人,就能重新幸福的生活在一起。

    可那个时候,严承池还会在吗?

    夏长悦心里微微一动,抬起头看他。

    才发现他一手抱着她,另一只手却拿出了电话,蓦地松开手,走到阳台接电话了。

    夏长悦看着他的背影,眸光微微发暗。

    他说过,他们之间没有一辈子,他永远都不会娶她……

    “嗡嗡——”

    她口袋里的手机蓦地响起了。

    看清上面的来电显示,她微微一怔,旋即,紧张的抬头看向严承池。

    发现他还在接电话,根本没有注意到她这边的动静,连忙拿着手机,出了房间。

    “辰旭哥……”

    “我听瀚瀚说了,你打算接他走,是吗?”安辰旭温润的声音,一如既往干净。

    只是语气,微微染上了失落。

    “对不起,我应该早一点告诉你。”夏长悦怔了怔,旋即诚恳的道歉。

    “为什么?”安辰旭声音微微一沉。

    “剧组已经开机了,我接下来会很忙,瀚瀚留在你那里太麻烦你了……”

    “这些都不是理由。”安辰旭不轻不重的打断了她的话,浮起一丝自嘲的笑容,“你把瀚瀚接走,到底是为了避开严承池,还是为了避开我?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“你什么时候来接瀚瀚。”安辰旭沉吟了一会儿,语气已经恢复平静。

    “这个周末。”夏长悦想了想,轻声补上一句,“我接完瀚瀚就走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