字体-
字体+

    很轻、很温柔的一个吻。

    夏长悦心尖微微一颤,刚要抬头看他,他蓦地将她按进怀里,加深了这个吻。

    “你比小龙虾好吃。”

    他松开她的时候,磁性的嗓音,响在她的耳边。

    夏长悦小脸绯红,娇小的身子,本能的埋进他的胸口。

    “不要再见安辰旭。”

    旋即,他又幽幽的启唇,声音低沉了下来。

    放在她腰际的那只手臂,微微收紧。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夏长悦身体一僵,晶莹的双眼有些发怔。

    见她没有回答,严承池的目光暗了下来,镬住她的下巴,让她抬起头。

    四目相对,夏长悦能清晰的看见他眼底的警告。

    她子瞳一紧,轻轻的点了一下头。

    严承池得到满意的答案,牵着她重新回到了餐桌前。

    “我吃饱了,可是这些小龙虾怎么办?”夏长悦看着没有吃完的小龙虾,埋怨的看向严承池。

    “打包,带回去你继续吃。”严承池薄唇微启。

    夏长悦:“……”!!

    -

    一连好几天,夏长悦都不停的往医院跑。

    可是每次她刚到,罗斯教授就走了。

    跑了三天,一次都没有遇见过。

    她沮丧的坐在医院楼道里的椅子上。

    拿出手机,刚准备给严承池打电话,想了想,又犹豫了。

    罗斯教授既然已经答应救她爸妈,应该就不会有事,严承池帮了她这么大的帮,听说让严氏集团付出了不小的代价,她不能再拿这种小事烦他了。

    “我能问一下,罗斯教授什么时候会回医院吗?”夏长悦走到值班室,询问着值班的医生。

    “这个说不准,教授的行程,向来只有他自己能决定。”值班医生礼貌的回答。

    得不到肯定答案,夏长悦看过父母,只能失望的离开。

    她的身影刚消失,罗斯教授办公室的门蓦地从里面打开了。

    “教授,为什么不直接告诉夏小姐实情?”助手跟在罗斯教授身边,疑惑的问道。

    夏长悦跑了三天,基恩·罗斯也躲了她三天。

    怕的,就是她会问起她父母的病情。

    “有人不想她知道。”

    基恩·罗斯矍铄的老眸微微闪烁,看着夏长悦离开的方向,无声的叹了一口气。

    “她再过来,你们都不要劝她,见不到我,让她多陪陪她父母也好。”

    “是。”

    罗斯教授扭头看了一眼病房里的夏家夫妇,老眸闪了闪,转身回了办公室。

    夏长悦出了医院,站在路边拦车。

    一上车,就拿出手机给颜灵打电话。

    “你上次跟我说的事情,我想好了,我同意送瀚瀚离开。”夏长悦拿着手机的手,微微紧了紧,声音有些不舍。

    严承池那天带着她去吃小龙虾的画面,一直在她脑子里回放。

    他让她不要再见安辰旭,可如果瀚瀚一直留在安辰旭的别墅,她想要见到儿子,就非去安家不可。

    唯一的办法,就是送瀚瀚离开。

    “灵儿,我不敢给瀚瀚打电话,你能不能帮我跟他说?”夏长悦咬着唇,眼神有些犹豫。

    小家伙太机灵,太聪明,就像个小大人一样。

    可瀚瀚再聪明,也只是个孩子,喜欢黏着她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