字体-
字体+

    离开基恩·罗斯的办公室,严承池没有去病房,而是站在楼道里。

    他手指间夹着一根烟,想起这里是医院,没有点火。

    深邃的黑眸,定定的看着病房的方向。

    他不用上前,也能看见她娇小的身影在病房里忙碌。

    她坐在床边,细心的给她爸爸擦手,每一个手指,都擦得格外仔细。

    然后,换成了她妈妈……

    明明旁边就站着护士,她却非要自己动手。

    直到替夏家夫妇都收拾干净,她才满意的站起身,巴掌大的脸上,挂着满足的笑容。

    将病房都收拾好,才跟着护士一起离开。

    走到门口的时候,还依依不舍的回头看了一眼。

    严承池颀长的身躯靠在墙上,单手插兜,目光不需要多费力气,就能准确的落到她的身上。

    捕捉到她发红的眼眶,他眸光微微发暗。

    拿出手机,拨通了一个电话,“让人去查,我要知道夏家夫妇当年的车祸到底是怎么回事。”

    挂了电话,他就看见夏长悦朝着他走过来。

    “罗斯教授呢?我能找他问一下我爸妈的情况吗?”

    夏长悦站在严承池面前,她发红的眼眶,已经不那么明显,眼底还透着淡淡的笑意,充满希冀的看着他。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严承池心口狠狠一震。

    对上她晶莹的双眼,他身侧的手,微微收紧,手臂一伸,将她搂进怀里。

    下巴抵在她的肩膀上,声音嘶哑,“他没空,让你先回去,改天有消息再通知你。”

    “这样呀……”

    夏长悦的声音变得失落,不放心的扭头看向病房的方向,有些不想走。

    她好不容易才见到罗斯教授,连她父母的病情都还来不及问。

    “我饿了,陪我去吃饭。”严承池瞥了她不甘心的小脸一眼,也猜到了她的心思,拉着她就往医院外走。

    夏长悦哪里是他的对手,只能小跑着跟上他的脚步。

    看着他高大的背影,脑海里,又蓦地闪过他刚才在罗斯教授面前介绍她的样子。

    “我的未婚妻,夏长悦……”

    未婚妻。

    她的目光,落到他紧紧牵着她的手上,眸光发暗。

    明明在心里提醒自己,他只是在演戏,可她还是忍不住在想,他的心里,会不会有一点点认真。

    罗斯教授已经不在了,他可以不用在继续演了,可他还是牵着她的手。

    她的手,在他的掌心里,熟悉的触感,让她忍不住动了动手指。

    下一秒,却被他牵得更紧了。

    “你来开车。”

    严承池将她推到驾驶座,没等她反应过来,自己已经绕到副驾驶座,长腿迈了进去。

    妖魅的脸庞转过来,看着慢吞吞的夏长悦。

    “你属蜗牛?”他冷冷的启唇。

    夏长悦连忙钻进车子里,扭头看着他冷峻的脸庞,不知道哪里又得罪他了。

    小心翼翼的问,“你想要去哪里吃饭?”

    “龙虾阁。”他从牙缝里挤出三个字,就闭上眼睛假寐。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夏长悦心里咯噔一下,抓着方向盘的手,猛地收紧。

    是她听错了吗?他怎么会想要带她去那里?