字体-
字体+

    夏长悦下意识的转过身,就看见一名身穿着医生袍的老人朝着严承池的方向走过去。

    矍铄的眼神,闪烁着能看透人性的精锐光芒。

    鼻梁上带着一副金边的老花镜,身材不算高大,可是身边的气场,却让人忍不住多看他两眼。

    这就是……基恩·罗斯?

    夏长悦有些意外的瞪大了眼睛。

    她之前查过罗斯教授的资料,也看过他的照片,只是偷拍的照片,照片上的罗斯教授看起来古板严谨,跟眼前的人有很大的区别。

    更让她吃惊的是,她刚才听见罗斯教授叫严承池小子。

    夏长悦暗暗的吸了一口气,扭头去看严承池的脸,不敢想象他脸上的神情。

    以他现在的身份,恐怕早就没有人敢喊他小子了吧?

    “这位是?”

    不等严承池回应,基恩·罗斯就注意到了站在病房外的夏长悦,老眸微微眯了起来。

    很漂亮的东方女孩。

    巴掌大的小脸,五官精致,一双晶莹的大眼睛,眉眼弯弯,像是会说话。

    就连发着呆,表情都很可爱。

    基恩·罗斯敛起眸,眼底掠过一丝赞赏,心底大抵也有了答案。

    下一秒,严承池就走上前,伸手搂住夏长悦的腰肢,将她卷进自己的怀里,淡淡的勾唇。

    “我未婚妻,夏长悦,这是罗斯教授。”

    “罗、罗斯教授好。”夏长悦被严承池亲昵的抱着,一下变得心猿意马,声音都变软了。

    哪怕自己他只是在演戏,可她的心里还是不受控制的随着他的靠近,心跳加速。

    因为紧张,她的小脸染上了绯红,看起来就像是害羞一样。

    “哈哈!”

    罗斯教授忍俊不禁,爽朗的笑出声。

    他抬手拍了拍严承池的肩膀,“你的小妻子,很容易害羞,看不出来,是那个扬言要将你收入囊中的女孩。”

    “被我宠坏了,让教授见笑。”严承池揽着她的手臂,微微收紧,薄唇微启。

    夏长悦几乎整个人都靠在他的胸口,听见他的话,微微一怔,心底掠过一丝悸动。

    他的声音很清浅,听不出什么情绪,只是话里的占有欲,谁都听出来了。

    一时之间,不止罗斯教授笑了,就连他身后团队的医生,都跟着笑起来。

    看向夏长悦的眼神,有欣赏,也有戏谑。

    夏长悦脸一红,娇小的身子全窝进了严承池的怀里。

    她已经忘了严承池的交代,也顾不上要演戏,恍惚间,仿佛回到了四年前,他第一次带着她去跟舍友吃饭的画面。

    那个时候,向来大胆直率的她,第一次因为倒追他,被调侃的脸色发红。

    就在她窘的想要挖个坑将自己埋进去的时候,严承池也是这么紧紧的抱着她,替她挡去了所有的尴尬。

    “我的女人,只能我欺负,都不许再说了。”

    那是他第一次,在外人面前,这么霸道的说话。

    可偏偏,她喜欢的不得了。

    回去之后,死活缠着他,要他再说一遍。

    他却怎么也不愿意再开口。

    最后,被她缠得不耐烦,伸手就捏住了她的脸颊,“夏长悦,你的脸皮离家出走了,快去找。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ps:有点卡文,还有更新,我在写,三点半左右更新/~