字体-
字体+

    她额头抵着墙面,站太久,脚有些麻了。

    原本就不太好看的脸色,此刻更是看不见一丝血色。

    微微一动,整个人就晃了晃,差点站不住。

    咬住舌尖,又清醒了。

    她不知道自己站了多久,只是想要做些什么,让严承池消气。

    总裁办公室的门从里面打开的时候,夏长悦根本不知道。

    只觉得身后有一道炙热的目光,烧得她后背发烫。

    刚要转身,眼前忽然一片黑,她本能的伸出手,想要扶住墙,下一秒,就落入了一个温暖的胸膛。

    “对不起。”

    夏长悦缓过神,连忙从他怀里站起身。

    小脑袋垂得低低的,像个做错事的小孩。

    “对不起什么?”严承池盯着她发白的小脸,眸光发暗。

    明知道不该心疼,可看见她像个傻子一样站在他办公室门口面壁思过,他却狠不下心了。

    脑海里,不断的跳出她以前冲着他耍赖的模样。

    一幕幕的重叠在一起。

    “严承池,对不起。”

    在他一次又一次打扰到他学习,被他瞪的时候,她总是像个孩子一样,认错认得丝毫不脸红。

    “哪里错了?”他拿着笔,就敲了敲她的小额头,眼神里,却只有宠溺。

    “没有让自己比你手里的书有吸引力,就是最大的错。”夏长悦嘟着嘴,仿佛真的在认真思考,“所以我接下来的目标,是要跟你手里的书争宠吗?”

    严承池:“……”

    -

    “严承池,对不起。”

    在她背着他,第n次偷偷把感冒药丢掉,发现惹他生气的时候,又搬出了她的杀手锏。

    他没有说话,只是看着她。

    她巴掌大的小脸,可怜兮兮的皱成包子,“你平时都只百~万\小!说,不看我,我想要病的久一点,这样你才会一直陪我。”

    “不用装了,你只是怕药苦。”他冷冷的拿开了她的手。

    下一秒,她又扑了上来,一下就抱住了他的腰,笑眯眯的调戏他,“才不是,要不然你用嘴喂我,我一定不怕苦!”

    严承池:“……”

    看着她晶莹的大眼睛,他英俊的脸庞,不争气的爬上了一丝红晕。

    -

    “严承池,对不起。”

    她第一次,真的惹他生气,是偷偷背着他,为了给他做饭,把自己的手烫出了水泡。

    他轻轻的给她挑着水泡,却绷着一张脸,一直没有说话。

    给她处理好伤口之后,就离开了。

    等他再回来的时候,她还留在他的公寓里,娇小的身子一直站在门边的墙壁前,一看见他,可怜兮兮的嘟起嘴。

    “严承池,我都面壁这么就久了,你就不要生气了好不好?”

    他心口一软,却还绷着脸,“以后还会这样吗?”

    “不要了不要了!我脚酸死了,你还不如打了两下,别再让我罚站了!”她蹭在他怀里,大眼睛水汪汪。

    “不想站,为什么还要站?”他没有让她罚站,他只是气自己没有保护好她。

    “你生气了,我不想你生气。”她趴在他胸口,低低的声音,像只小猫,却狠狠的震动了他的心脏。

    他那个时候就在想,这辈子除了她,他再也不会爱上其他人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