字体-
字体+

    他浑身都张扬着一股冷戾,霸道的气息,笼罩着夏长悦娇小的身子。

    “跟辰旭哥没有关系,他也只是为了帮我,严承池,罗斯教授对我真的很重要,如果他真的在跟严氏集团谈合作,你能不能帮帮我……”

    “我为什么要帮一个连忠诚都没有女人?”严承池蓦地开口,冷冷的打断了她的话。

    他的目光锐利如刀,像是要将她凌迟。

    夏长悦一下就说不出话。

    身体僵硬的站在那里,巴掌大的小脸苍白一片,用力的咬着唇,连唇瓣咬破了都察觉不到疼。

    气氛一瞬间跌到谷底……

    “池少,医院方面刚刚传来消息,夏家夫妇的检查报告已经出来了,罗斯教授问你什么时候有时间过去……”

    金特助从门外匆匆的走进来,刚抬起头,看见站在严承池办公室里的夏长悦,一下就愣住。

    接下来的话,都噎在了喉咙里。

    池少临时让他取消会议,他就该想到是夏小姐来了。

    可看样子,两人刚才聊的不是很愉快呀。

    那他现在是要继续汇报,还是赶紧出去?

    “金特助,你刚才说的夏家夫妇,是我父母吗?”夏长悦呆滞了好几秒,才反应过来,猛地转过身。

    “回夏小姐,是的。”金特助看了一眼严承池,才恭敬的回答。

    “那你说的罗斯教授,是不是基恩·罗斯?”夏长悦的声音变得颤抖,一股奇异的感觉,从心底里蔓延出来。

    她倏尔有些害怕听见特助的答案。

    怕自己失望,更加害怕她错怪了严承池了。

    “出去!”

    不等金特助回答,严承池就冷冷的启唇。

    夏长悦和金特助同时愣住了。

    分不清他到底让谁出去。

    气氛僵持了不过三秒,金特助就连忙俯身,恭敬的往外走。

    夏长悦松了一口气,刚想要问清楚,就听见他薄唇微启,又冷冷的补上一句,“该出去的人还有你。”

    夏长悦:“……”

    她还没有回过神,就瞥见严承池按下了内线,让保全来将她请出去了。

    “严承池……”

    夏长悦根本来不及开口,就被保全架出了办公室,眼睁睁的看着办公室的门在她眼前关上了。

    她被丢在办公室的门口,刚要上前,就被守在门口两个人高马大的保全伸手拦住了。

    “夏小姐,请自重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自重,她现在想要!

    她怎么这么蠢,都没有问清楚严承池有没有让罗斯教授帮她父母治疗,就气冲冲的来找他。

    现在好了,他一早就安排了罗斯教授治疗她父母,她成了世界上最不识好歹的女人。

    基恩·罗斯是出了名的难伺候,就算跟严氏集团是合作关系,想要请他帮忙,也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。

    严承池是怎么做到的?

    越想,夏长悦心里就越难受。

    她就站在这里面壁思过,严承池会不会原谅她?

    “傲娇的男人,你敢不敢多说两句话?”他要是肯解释,她也不会误会。

    他明明在帮她联系罗斯教授,却一句都没有提过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ps:妖妖还在写,一点钟还有更新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