字体-
字体+

    金特助很快返回咖啡店。

    “池少,都安排好了,医院方面会有人接待,让罗斯教授在最短的时间内接手病人。”金特助迟疑了几秒,才忍不住开口问。

    “池少,罗斯教授答应的这么爽快,会不会反悔?”

    “他不会。”

    严承池淡淡的启唇,从座位上站起身,提步朝着咖啡店外走去。

    路过吧台的时候,他脚步微微一顿,看向在吧台里忙碌的咖啡店老板娘,眼神微闪。

    “池少,有什么不对吗?属下注意到刚才基恩·罗斯也一直在看这个方向,可是这间店的老板娘完全不知道他是谁。”

    金特助疑惑的问道。

    “有些人不在了,可是总有人一辈子惦记,哪怕看见相识的场景,相识的人,都足以让他比平时多一份柔软。”

    严承池的目光,从吧台上收回来,提步出了咖啡店。

    金特助怔了怔,脑子里,立时闪过他们之前调查过的基恩·罗斯的资料。

    基恩·罗斯早年十分落魄,为了学习中医,漂洋过海在很多偏僻的地方待过,传言,他曾经因为身无分文,差点饿死在街头,生命垂危之际被人救了。

    救了他的那名女子,是一间咖啡店的老板娘,也是基恩·罗斯后来的未婚妻,可两个人并没有走到最后。

    具体原因,谁也不知道。

    只知道,基恩·罗斯自此过后,就一心投入了医学研究,再无心,才有了今天的成就。

    每个人都有过去,尤其还是很多年前的事情,所以能查到的人不多,就算有人查到了,也不会当一回事。

    只有严承池抓住了这条关键的信息,才会将会面的地点,定在了这个名不见经传,却有着特殊意义的地方。

    严承池坐到车上,目光不由自主的又看向眼前的小咖啡店,眸光发暗。

    这间咖啡店,是最能让基恩·罗斯回忆起过去的地方,何尝又不是他的。

    他那番半真半假的说词,是为了勾起基恩·罗斯的记忆,可最后,真正动情的人却不止基恩·罗斯一个。

    他曾经对她许下的诺言,全都在脑海里浮现,仿佛时光就停在四年前,一切都不曾改变。

    “池少,接下来要去医院吗?”特助很快回到车上。

    “她呢?”严承池敛起眸,薄唇微启。

    特助怔了怔,才反应过来他说的是夏长悦,连忙回答,“剧组今天重新开机,夏小姐接到通知,已经赶过去了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他在想什么?

    憋了这么多天,终于能离开别墅,她肯定一早就开心的往外跑,难不成他还想着她会留在别墅等他回去吗?

    “回集团。”严承池阖上邪眸,淡淡的启唇。

    -

    剧组里。

    新剧经历了停机,更换导演和演员等一系列的风波后,终于重新开机。

    夏长悦接到通知的时候,第一时间去找了严承池,以为他会坚持不让她出去,谁知道他却只是淡淡的问了她一句话。

    “我约的饭局在明天,是陪我去见一个重要的客人,还是去剧组,你自己决定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