字体-
字体+

    “噗——”

    基恩·罗斯刚喝的一口咖啡,全都贡献给了桌子。

    旁边的翻译连忙给他递了纸巾,他却顾不上失礼,眼神直勾勾的盯着严承池,脱口而出,“你的妻子真是个可爱的女人!”

    不止基恩·罗斯,旁边所有的人听见夏长悦那句霸气的宣言,都忍俊不禁。

    原本以为会听见一个枯燥的故事,随着这样特别的开场白,就连基恩·罗斯都来了兴趣。

    想要催严承池,碍于他的身份,又不敢开口。

    “我被她追到了,在不到一个月的时间里,她至今依旧很有成就感,觉得是自己的努力,才早早的把我收进囊中。”

    严承池顿了顿,随着回忆,眼神变得温柔。

    “可是她并不知道,在她看上我的那天,我也对她一见钟情。”

    后来的欲迎还拒,不过是在享受她拼命在追求他的过程。

    “所以,这里是你们定情的地方?可这跟我们的合作案有什么关系?”基恩·罗斯好奇的问道。

    “我们分开了四年,这四年,她一直在等我,可在她最需要我的时候,我都不在她身边,包括家庭的巨变。”

    严承池抬起头,深邃的黑眸,透着令人心悸的光芒。

    “她父母在一场车祸里,成了植物人,而她一个人,坚持了四年,不肯放弃治疗,你的医疗团队或许是她父母亲唯一的希望。”

    “你赞助我的医学实验,就是想让我替你救人?”基恩·罗斯眸光微沉下来,却没有马上拒绝。

    似乎在犹豫什么,可脸色却没有之前好看了。

    “这并不会影响我们之间的合作,仅仅是我私人的一个请求。”

    严承池从口袋里拿出一个小方盒,长指打开,盒子里,一枚流光溢彩的钻石戒指,静静的躺在里面。

    “我答应过她,会在她最挚爱的家人面前,许下与她一生一世的诺言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咖啡店里,气氛静谧。

    没有人说话,目光却都不由自主的看向桌子上的钻石戒指。

    仿佛还在回味着一杯名叫“”的咖啡……

    哪怕这个故事,跟眼前出类拔萃的冷漠男人格格不入,可铁汉柔情,巨大的反差,反而让人无法拒绝。

    基恩·罗斯沉默着,矍铄的老眸掠过戒指的时候,微微动容。

    视线,落到吧台上忙碌的身影上,心里仿佛被什么东西触动了一下。

    他抬起头,看向严承池,“我需要先看过病人,才能告诉你有没有继续治疗的必要。”

    “医院方面已经准备好,随时可以交人。”严承池从座位上站了起来,朝着基恩·罗斯伸出手,“我代表我的妻子,诚挚的感谢。”

    “有机会,我倒是想要见见那个能征服你的女人。”基恩·罗斯露出了今天第一个笑容,握住了他的手。

    “一定会有的。”严承池嘴角勾起笑,示意特助让人送罗斯的团队去医院。

    等罗斯一行人离开,他才缓缓的坐回座位上。

    盯着眼前已经见底的咖啡杯,眼眸氤氲着一丝幽暗的光。

    ,他们第一次见面的时候,她买的咖啡。

    陷入爱河……

    早就不存在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