字体-
字体+

    他是疯了,才会去调查安辰旭的儿子。

    安辰旭怎么可能生得出那么聪明的孩子,大宝贝不可能是安辰旭的儿子。

    “把监控画面上的照片打印出来,放到门卫那里,下次再有人看见大宝贝,别让他离开,马上通知我。”

    严承池幽幽的启唇。

    “是。”管家忙不迭颔首,老眸掠过一丝震惊。

    池少是真的很喜欢这个孩子,他是不是要告诉池少,那个孩子今天过来的时候,说自己是来找爸爸的……

    可他们都跟在池少好几年了,从来没有听说过,池少有儿子呀。

    管家犹豫了片刻,严承池已经离开了监控室。

    算了,那个孩子鬼灵精怪的,也不知道说的话到底是真是假,池少正在气头上,他还是不要去触霉头了。

    -

    别墅大门外。

    对面的街道上,一抹小小的身影,正蹲在路灯旁。

    他精致的小脸上,口罩已经摘掉了,露出跟严承池如出一辙的小脸蛋。

    就连小脸上的表情,都说不出的相似。

    他双手托着腮,黑漆漆的大眼睛狠狠的瞪着别墅的方向,小唇瓣紧紧的咬着,鼓着腮帮子,像是在生气。

    小悦悦受伤了!

    小悦悦居然受伤了!

    半边脸都肿了,肿的那么厉害!

    野男人居然敢打他的小悦悦!

    瀚瀚大王好生气!

    野男人还不让小悦悦出门,难怪小悦悦今天都不来陪他吃饭!

    欺负小悦悦的人,都是大坏蛋,他才不要叫大坏蛋爸爸!

    瀚瀚撅着小嘴,从地上站起来,拍了拍小屁股,就背起小背包,朝着跟别墅相反的方向走了过去。

    -

    一连几天,夏长悦都被关在别墅里。

    她的手机被没收了。

    别墅里的座机也全都限制了拨号,只能接听。

    她跟外界彻底失去了联系。

    脸上的伤,经过几天的休养,红肿的部分已经褪了很多,变成了青色,一时还没有办法全部消掉。

    看起来却没有那么吓人了。

    这几天,严承池几乎没怎么离开别墅,除了必要的会议需要他出席,大部分时候,他都留在别墅陪着她。

    准确的说,是盯着她。

    “严承池,我的脸已经没事了,你到底要关我到什么时候?”夏长悦忍无可忍,冲进了书房,一口气冲到他的书桌前。

    “……等我一会儿,家里的猫不听话,我先喂猫。”

    夏长悦:“……”

    她不知道他在打电话。

    还有,他才是猫!他全家都是猫!

    谁让他喂了?!

    内心腹诽着,她的脸还是不争气的红了。

    手指局促的抠着自己的掌心。

    严承池很快挂了电话,椅子一转,回过头来看她。

    深邃的黑眸,上下扫了她一眼,冷冷的勾唇,“是恢复的不错,不过还不够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“过两天有一个饭局,你陪我一起出席。”严承池敛起眸,又幽幽的补充了一句。

    “我的脸还没有恢复好,我不去。”夏长悦鼓着腮帮子,赌气的说道。

    “随你。”严承池淡淡的勾唇,冷峻魅惑。

    他的笑容里,藏着她看不懂的光芒,好像在说,不去你别后悔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