字体-
字体+

    上次那个孩子。

    严承池怔了怔,旋即反应过来,蓦地抬起头。

    妖魅的脸庞在微光中,掠过一丝意外,薄唇微启,“你是说大宝贝?”

    那个才三岁左右,就演技十足的小家伙!

    他居然来找他了……

    严承池抱着夏长悦的手一松,缓缓的从床上站起来。

    “什么大宝贝?”夏长悦晶莹的大眼睛微闪,有些意外的看着脸上露出笑容的严承池。

    直觉告诉她,能让一个男人叫大宝贝的孩子,一定是他很在乎的人。

    可是他怎么会有孩子?

    夏长悦心里咯噔一下,莫名的想起自己的两个宝贝。

    小时候,她为了区分两个可爱的小家伙,也喜欢叫瀚瀚大宝贝……

    不会的,瀚哥哥这个时候在安辰旭的别墅,他没有见过严承池,怎么会到严承池的别墅。

    心里这么安慰着自己,夏长悦还是沉不住气的跟着爬起来,比严承池更快的往门口走过去。

    她很想知道,能让严承池光瞬间露出笑容的孩子,到底是怎么样的……

    夏长悦刚走到门边,脑袋往门外探,下一秒,就被身后一股力道给拉了回去。

    严承池手臂力量一转,转身就将她压在了门边的墙上。

    “你要去哪?”他低头,妖冶的子瞳狐疑的盯着她的眼睛。

    “有人找你,你不去看看吗?”夏长悦肩膀被他按着,还是忍不住好奇的往门外看。

    管家不是说有个孩子来找他吗?怎么没有看见人?

    “严承池,你有孩子了?”

    夏长悦喉咙紧了紧,问出这句话的时候,心脏猛地抽紧了。

    她从来没有想过这种可能,可听见管家那句话的时候,她确实往最坏的结果去想了。

    他们分开了四年,他身边不可能一直没有女人,或许,连孩子也有了……

    “脸还痛吗?”

    严承池不答反问。

    长指抚过她的脸颊,幽幽的启唇,“老实回答我这个问题,我就告诉你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你打自己一拳,就知道痛不痛了。”

    夏长悦推开他的手臂,就准备往门外走,刚走到外面,又被他拉回去了。

    “谁准你出去了?你脸上的伤还没有好,需要静养,等会儿吃晚饭的时候,我会让人叫你。”

    说完,他示意管家守着门口,提步就出了房间。

    夏长悦刚要跟出去,房门就在她面前关上。

    她急得跳脚,“严承池,我刚睡醒,你让我出去……”

    他只给了她一个冷漠的背影,彻底消失在眼前。

    客厅里,原本窝在沙发上的小家伙,已经不见了踪迹。

    严承池高大的身影站在前方,黑眸扫了一圈,拧起眉,冷冷的启唇,“人呢?”

    管家慢一步下楼,发现刚才还乖乖坐在沙发上的小家伙不见了,也愣住了。

    瞥见严承池阴沉的目光,连忙俯身。

    “池少,他刚才还在这里,我让他先坐一会儿,他答应了,我才上楼的……”

    “你让一个三岁的孩子自己乖乖的坐着?”严承池眯起邪眸,瞪了管家一眼。

    “还愣着做什么?去调监控,看看他现在在哪里!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