字体-
字体+

    管家收到消息,很快就赶到了别墅大门,看见坐在值班室里的小家伙,老眸微微闪烁。

    熟悉的甲壳虫口罩,让管家一下子就回忆起,眼前的小家伙,就是当初严承池亲自抱进别墅,要帮他找妈妈的小家伙。

    管家还记得,当时池少好像很喜欢这个小家伙,知道他不是佣人张美丽的儿子,甚至还让他破天荒的去查过小家伙的背景。

    只可惜,他们连小家伙的脸都没有见过,根本什么都查不到。

    现在小家伙却自己送上门来了!

    “我想要找上次那个叔叔,管家爷爷,你能带我去找他咩?”瀚瀚从椅子上滑了下来,软糯糯的小身子,猛地往前扑,一把就抱住了管家的大腿。

    昂起小脑袋,黑漆漆的大眼睛,透着可怜兮兮的光芒。

    “你要找池少?”管家心口一软,弯腰将眼前的小家伙给抱了起来,“我可以带你进去,不过你要先告诉我,你为什么要找池少?”

    “我是来找爸爸的!”瀚瀚眨巴眨巴大眼睛,麻溜的回答。

    不止是要找爸爸,他还要打败野男人,把小悦悦带走!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找爸爸!

    这三个字,成功的把管家也吓到了。

    跟两个门卫对视了一眼,用力的吞了吞口水,又垂眸看向怀里的小家伙,“你的意思是,你觉得池少是你爸爸?”

    “这个要问他才知道。”瀚瀚双手托着腮,一脸的沉思状。

    他也很想知道,野男人到底是不是他爸爸。

    管家不敢再多问,连忙抱着小家伙就进了别墅客厅。

    将他放到沙发上,“池少在楼上,你先在这里等我,我上前通报一声。”

    “嗯。”

    瀚瀚乖乖的坐好,伸手替自己整理一下身上的小衬衣,才朝着管家摆了ok的手势。

    见状,管家才放心的往楼上走。

    哪知他的身影才刚消失在楼梯口,沙发上的小家伙就蓦地滑了下来,动作麻利的像是已经演练了上百遍。

    蹑手蹑脚的朝着楼梯口的方向挪过去,小心翼翼的跟在管家身后,走上楼。

    他今天等了一天都没有等到小悦悦的电话,说好了要陪他吃饭,也没有来,不知道小悦悦在不在?

    万一让小悦悦知道他擅自做主过来找野男人,她会不会生气?

    保险起见,他还是先偷偷的刺探一下敌情!

    打定主意,小家伙猫着小身子,沿着管家上楼的路线,跟着走到了二楼。

    瞥见管家停下脚步,远远的候在一旁,他连忙刹住脚步,小身子贴到了墙上。

    黑漆漆的大眼睛,直勾勾的盯着不远处一道打开的房门。

    他好像听见了小悦悦的声音……

    “严承池,我觉得自己没事了,我要出去。”房间里的夏长悦,完全没有想到,她心心念念的儿子,已经偷偷的溜进了别墅,跟她只剩下一墙之隔!

    错过了试镜会,又来不及去机场接机,在别墅睡了一天,她现在只想要离开这里,找个看不见严承池的地方透口气。

    可偏偏,他像是知道她的想法,说什么都不让她踏出房门半步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