字体-
字体+

    “严承池!”

    安辰旭被他嚣张的态度刺激到,刚要发作,想起受了伤,又落到严承池手里的夏长悦,咬牙忍住了怒气。

    “你无非是嫉妒长悦心里有我,想要切断我们之间的联系,原来鼎鼎大名的池少,不过是个输不起的男人,只能靠这样卑鄙的手段来强占一个人。”

    “呵,她心里有你?”严承池眸光暗了暗,嘴角却勾起嘲讽的邪笑。

    “安辰旭,你自欺欺人够了没有?我离开四年,这四年里,她的心里真的有你,还会在我回到g市的第一天,就睡到我的床上?”

    “你用了什么卑鄙无耻的手段,你自己心里清楚!”

    安辰旭仿佛脸上被甩了一个响亮的耳光,脸色变得有些难看,咬牙切齿,“她亲口跟我说过,这辈子都不想跟你有任何的牵扯,只想离你越远越好!”

    “是吗?”

    严承池眼底一暗,嘴角的笑意却愈发的明显了。

    一字一顿,“可她现在还睡在我的床上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四两拨千斤的回答,却给了安辰旭最重的打击。

    他面容变得有些铁青,看着转身准备离开的严承池,温润的子瞳,掠过一丝狠劲。

    “严承池,你总有一天会为你今天对她的伤害后悔!”

    严承池脚步一顿,没有回头,旋即,大步的离开。

    别墅的大门,缓缓的关上。

    彻底隔绝了安辰旭的目光……

    严承池回到楼上,刚准备推开房门的时候,安辰旭的话,蓦地又在他耳边响起。

    他妖冶的子瞳微微闪烁,敛起黑眸。

    下一秒,扭头看向守在门口的特助,“去查,看看她今天去找安辰旭,是不是有别的理由。”

    “是。”金特助连忙转身离开。

    -

    别墅大门外。

    一抹软糯糯的小身子从计程车上爬了下来,鬼鬼祟祟的躲到路边的垃圾桶旁,警惕的看着四周的情况。

    半响,他才选中了一块满意的藏身地点,悄悄的摸索过去,躲到了距离别墅大门最近的一个花丛,小身子爬过去,就在花丛旁边趴了下来。

    一双黑漆漆的大眼睛,不停的提溜,盯着别墅的大门不放。

    等了很久,都不见有人从大门进出,郁闷的双手托着腮帮子。

    小悦悦说今天要带野男人一起陪他吃饭的,怎么打了好多个电话,都没有人接,小悦悦是不是又把他忘了……

    瀚瀚大王不高兴了!

    在地上趴了很久,小家伙终于耐不住性子,爬了起来。

    从背包里翻出小口罩,往精致的小脸上一戴,大摇大摆的就朝着别墅大门走过去。

    刚要走到大门的时候,就被门卫给拦住了。

    “小朋友,这里不是你能玩耍的地方,快点离开。”

    “我不是来玩,我是来找爸爸的!”小家伙昂起小脑袋,理直气壮的应道。

    闻言,两个门卫都僵住了,错愕的瞪大了眼睛,看着眼前小小的一只。

    找爸爸……

    他们池少可是g市最抢手的钻石贵族,什么时候有这么大的儿子了?

    “快、快去通知管家……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