字体-
字体+

    她嘴里全是腥甜的味道,难受的蜷缩起身子。

    “夏长悦,你睁开眼睛看着我,不许睡,你听见没有!”严承池将她牢牢的抱在怀里,妖魅的脸庞上,掠过一丝慌乱,将她抱起来,转身就朝着包间外冲出去。

    一路上,不知道闯了多少个红灯,才赶到了医院。

    将已经晕过去的夏长悦放到病床上,严承池就伸手揪住了医生的衣领,低吼。

    “救她!快救她!她要是出了什么事,我要你们全部陪葬!”

    “是,池少,我们一定会尽力!”

    医生惊恐的回答,连忙让护士推着夏长悦进了检查室。

    严承池看着房门在他面前关上,他却无能为力,转身一拳砸在了墙面上。

    夏长悦一脸惨白倒在他怀里的画面,一直在他眼前回转。

    深深的无力感,充斥着他的大脑。

    他伟岸的身躯,靠在墙上,久久没有离开。

    “池少,安辰旭也跟来医院了,想要看看夏小姐,正在医院下面闹,要让他上来吗?”金特助小心翼翼的走上前,轻声回禀道。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严承池猛地抬起头,狠狠的瞪了他一眼,咬牙切齿,“不想死,就让他滚!”

    “是。”金特助心里咯噔一下,连忙转身。

    检查室的门很快就打开了。

    医生亲自推着夏长悦出来,走到门口,看见严承池,连忙开口。

    “病人没有生命危险,只是脸部受到重击,恐怕要休息几天才能消肿,为了防止有脑震荡,建议能住院观察两天。”

    医生的话还没有说完,严承池已经走上前,将移动床上的夏长悦给抱了起来。

    见她还是睡着没有反应,冷冷的抬头扫了医生一眼。

    “没有生命危险,为什么还不醒?”

    “夏小姐有短暂休克的反应,所以才会昏迷,送到病房休息一会儿,应该就会恢复意识。”医生诚惶诚恐的解释。

    闻言,严承池转身就朝着vip病房的方向走过去。

    他的动作很轻,就像手里抱着的,不是一个沉睡着的人儿,而是易碎的瓷娃娃。

    看着她红肿的颧骨,睡梦中仍然紧蹙的眉头,他的心脏像是被人掐着,连呼吸都变得艰难。

    看见安辰旭牵着她的怒气,都消失殆尽,只剩下心疼。

    将她轻轻的放到病房上,盖好被子,他的手,紧紧的牵着她的手,就在床边坐着。

    不知道看着她多久,才看见她长卷的睫毛轻轻的颤抖起来,缓缓的睁开眼睛。

    四目相对,夏长悦像是愣住了。

    静静的看着他十几秒,旋即,又闭上了眼睛。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严承池眸光一紧,牵着她的手用上力。

    夏长悦皱了皱眉,却还是没有睁开眼睛。

    “我没有想过要打你。”

    他声音低沉嘶哑,语气有些生硬。

    是她为了安辰旭,连自己的性命都不顾,就这么冲着他的拳头跑过来。

    要不是硬生生的收住了一半的力道,她现在不可能好好的躺在这里,还有力气跟他赌气。

    他等了很久,夏长悦都没有开口,更加没有睁开眼睛看他一眼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