字体-
字体+

    “长悦,我们时间来得及。”安辰旭伸手扣住了她的手腕,语气温柔的启唇,“你就当陪我喝杯咖啡,喝完就走,行吗?”

    夏长悦怔了怔,瞥见桌子上两杯还没有动过的咖啡,微微晃了晃神。

    刚要收回自己的手,包厢的门,蓦地被人一脚踹开了!

    “砰”的一声,震耳欲聋。

    下一秒,严承池高大的身躯就缓缓的出现在门口。

    深邃的黑眸,如鹰隼般,扫过包厢里的一切,最后的目光,落到眼前两个人牵在一起的手上,眼神变得阴鸷!

    旋即,他推开保镖,上前就一拳揍到了安辰旭的脸上。

    夏长悦呆呆的站在那里,看着忽然出现的严承池,眼底全是错愕。

    一直到看见安辰旭被严承池一拳揍倒在地,她才猛地回过神。

    “辰旭哥……”

    夏长悦冲上前,伸手想要扶起安辰旭,可她还没有靠近安辰旭,就被人拉住了。

    严承池扣着她肩膀的手,用力的像是要捏碎她肩膀的骨头。

    咬牙切齿,“解释。”

    只是简单的两个字,他眼底的狠戾却让人心悸。

    如果她今天说不出让他满意的理由,他会直接废了安辰旭!

    “悦悦,你不用求他,这里还不是严氏集团的天下,他不敢杀了我。”安辰旭扶着墙,缓缓的站了起来,冷笑着看向严承池,挑衅道。

    “你跟悦悦早就结束了,四年前你得不到她的心,四年后你同样也得不到,就算你权倾天下又怎么样?也不过是个只会靠暴力强迫女人的人渣!”

    “辰旭哥,不要再说了!”夏长悦惊慌的回头看着严承池,看着他瞬息变得阴沉的脸庞,她巴掌大的小脸,惨白一片。

    四年前的事情,一直是严承池的禁忌,如今从安辰旭的嘴里说出来,无比讽刺。

    “你简直找死。”

    悦悦……

    叫的可真亲热!

    严承池眸光一暗,眼底掠过一抹嗜血的光,缓缓的提步上前,伸手揪住安辰旭的衣领,将人提起来,挥拳就狠狠的揍到他脸上。

    狠戾的动作,就像是要将安辰旭往死里打,一双深沉的黑眸,黑的看不到边际,透着席卷一切的魔魅……

    “不要再打了!”

    夏长悦看着连续挨了几拳的安辰旭,一个心急,直接拦到了严承池的面前。

    她的动作很快,严承池看见她的时候,已经来不及收拳。

    狠戾的拳头,径直的落到了她的脸上。

    “砰——”

    夏长悦娇小的身子瞬间就被弹了出去,重重的摔在地上。

    严承池猛地僵住了。

    挥出去的手臂停在半空,久久没有反应。

    包间里的气氛,仿佛一瞬间凝固住了。

    “长悦!”

    安辰旭刚要冲过去,一抹伟岸的身影已经快了他一步,将倒在地上的夏长悦抱进怀里,着急的扶正她的脸颊。

    看清她肿起来的脸颊,还有嘴角的血迹,心跳猛地一停。

    严承池扭头朝着愣住的保镖吼道,“都愣着做什么?叫救护车!快!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夏长悦脸色惨白,翕动了一下唇瓣,刚想要说话,喉咙却发不出声音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