字体-
字体+

    严承池深深的看了她一眼,没有阻拦她。

    一直等电脑屏幕暗了下去,才将她打横一抱,放到了书桌上,欺身而上。

    “严承池……唔!”

    夏长悦的抗议,被彻底堵在了嘴里。

    到最后,自己是怎么回的房间,已经彻底没有了意识。

    夜色越来越浓。

    一直到身边的人儿传来均匀的呼吸声,昏暗中,一双锐利的黑眸,缓缓的掀开。

    如同鬼魅般,伸手开了夜行灯。

    看着夏长悦恬静的睡颜,他眸光微微闪烁,长指顺着她的眉心,划过鼻翼,落到她殷红的唇瓣上。

    良久,他才缓缓的收回手,翻身离开床,朝着书房走过去。

    她的手机落在书房。

    严承池走上前,将小巧的女士手机拿进手里,伟岸的身躯陷进了沙发椅里,并不着急查看,而是漫不经心的放在掌心把玩。

    眼前,仿佛又出现了她拿着手机,嘴角噙着笑容的画面。

    那样的笑,他从来没有在她的脸上看见过。

    跟她看见他之后慌张的神情,形成了鲜明的对比。

    他不会相信,她只是看见一条剧组的短信,就能笑成那样!

    严承池黑眸眯了眯,将手里的手机点开,翻到了短信箱,找出那条备注为“向枫”的信息。

    上面果然只有一个邮箱地址,只不过发短信的时候,却在他在书房看见她的一个小时之前。

    严承池打开她的电脑,轻易的破解了她的电脑屏保密码,用她电脑上保存的邮箱账号和密码登录了她的邮箱。

    很快,就找到了那封发给向枫的邮件。

    邮件的内容很简单,只有一份名单。

    可是发邮件的时间,却比他在书房看见她拿着电话发呆的时间早了很久……

    时间对不上。

    严承池长指在手机上一滑,翻到通话记录。

    没有任何通话记录。

    她已经删掉了。

    严承池眸光一紧。

    她在心虚什么?清空的通话记录,又在防着谁?

    严承池捏着手机的手,不断的用力,深邃的黑眸,氤氲着风雨欲来的阴沉。

    静静的坐了很久,他拿出自己的手机,长指一动,拨出了一个电话,声音低沉,“重新让人盯着夏长悦,她这两天的行踪,我都要知道。”

    “是,池少。”

    电话那头,私家侦探的声音没有一丝犹豫。

    将电话挂断,严承池缓缓的从椅子上站起来,将所有的东西放回原位,若无其事的回了房间。

    看着习惯性往他怀里蹭的夏长悦,他眸光怔了怔,眼底的冷光,有缓和的趋势。

    伸手将她卷进怀里,阖上眸。

    -

    夏长悦并不知道在她睡着后发生了$L̫WxnME$L̫Wxn到了剧组的电话,匆匆的赶往了试镜会的现场。

    今天的试镜会,是针对剧组空缺的几个重要演员的海选。

    她通知了颜灵过来试镜,一定不能出任何问题。

    车子刚抵达试镜会现场,她包里的手机就响了。

    “辰旭哥,有什么事吗?”他很少会这么早给她打电话。

    夏长悦一手拿着手机,一手推开车门,着急的往试镜会场走。